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骑行318 D8:折多塘-新都桥

57川藏(317,318)
57滇藏
57海南
57香格里拉
抖音号:orz57318
组队扫描加笨笨微信

2020年9月26日 折多塘-新都桥 翻越折多山D8
56K,爬升1242M,翻越第一座超过4000米折多山
海拔4298M
骑错路14K,雨雪小冰雹的一天
对于雪山我有着天然的亲近之感,第一次翻越雪山是2001年夹金山,那座山并不高,但当时带队8个人,还是颇费周折,经过一番折腾,都安全下山。还记得当时我们站在山顶,山呼海啸大声欢呼的样子。今天要去新都桥,出发前特地告诉当年我的同事。那个年月我们都是热爱户外的人,经常有休假就出发,她先去新都桥,后来一年我也去,我至今留着她在新都桥拍回来的照片。上午清冷的温度和远方山顶夜里的降雪,预示着今天的不轻松,但还不需要穿很多衣服。一行人陆续往上骑行,在一个观景点都热乎乎的拍个照。老徐今天有点不舒服,毕竟第一次上高原,但管它怎么样,骑一半推一半,遇到坡就这么办。此行川藏线,路况好,身体好,就一点点往前走,不抢时间,不追速度。活到这把年纪,知道何时做什么,比啥都重要些。小年轻们嗖嗖地往前窜得飞快,估计下午就到新都桥了,我们预计傍晚能到就可以。茫茫雪舞,车流停滞,只有风的声音,穿过身体,带走温度。3800的高度,老徐有点高反,上坡中停下休息,缓解。一路上不断适应,不断调整,漫长的旅程,艰难的骑行,需要彼此更多的调侃与协助。之前几天一路也有很多大货车,但今天的大货全部停在盘山公路上,在雨雪中安静地等待,无聊的打发时间,少了很多喧嚣,忽然就有了诗情画意:你看着这些前不见首后不见尾停下不动的车流,你在旁边的空路上缓缓地骑过去,不断看着各种车牌型号。司机们在车内看着你于冰天雪地中从身边滑过,默默想着这些人是否真的能骑到拉萨?生活就是这么样,你在某个时空干一件事情,同样时空里,另外一些人也在,只是你们都不认识交集,只有时间这个维度,会在日后某一刻,把我们纠集在一起。骑骑推推22K到山顶,已经是下午4点了。从1点多已经陆续下雨下雪,温度激剧下降,鼻涕横流,山顶遇到几个年轻骑行者,都天寒地冻的样子。互相说句话,赶紧下山。户外无论徒步还是骑行,最担心的就是雨雪和大风,它会让你失温、恐惧、事故频发,甚至迷路,包括手机耗电极快,或自动关机。一路上我负责看路书,老徐负责看导航,但出了垭口后,雨开始变大,老徐手机装到口袋里,声音开始没有听见,我们顺着右边的新路一路狂飙下去,那个飞速啊,而且一路没人车少,神清气爽。7K后,我们发现不对了,骑错路了,这里是去康定机场的。赶紧回头,已经快18:00了。雨水已经是中雨,而且风很大。
逆风,侧风,像有无数看不见的手把我向悬崖推(自己太轻了)。
我和老徐一路不断加雨衣,还是冷,加冲锋衣,还是冷。
手套外面套上橡胶手套,反而更加冷,最后扔掉橡胶手套,戴着抓绒手套好一些。
顶着雨水、低温,浑身打颤,牙齿上下磕磕碰碰发出声音,数着公里牌从7到1,这段路惊心动魄,没有任何想法,就是看着数字过去一个,再想着下一个数字。
直到看到1,我停下来等老徐,老徐过来后,缓缓停下,缓缓踩空,缓缓倒下。路上一个车停下问是否有事是否确样?一个车前方停下,一个小伙子跑出来拿着氧气瓶给我们。
老徐说:在上海我倒下不会有人问,在这里竟然会有几个人来问我帮助我,这些温暖深深打动我。
回到垭口分路处。
发现一所房子,立即进去躲雨,这里是垭口交通管理站,两层楼。
我上楼去找热水,找到烧水壶,烧好拿出来喝,连吃几个巧克力,牙齿打颤好转。
这里待了半小时,身体逐渐有温度了。
可能是年龄,可能是经历,对于藏民我有天然的好感,见到他们都会很亲切,这里还给一个藏民解决手机通讯录问题。
继续赶路,出来后一路下坡18K,天已经擦黑,开始下小冰雹,很担心天雨路滑,下坡会出问题,这一路神经紧张的程度,是多年来没有过的。冲锋衣的领子粘扣被吹开,风呼呼地往脸上打,也不敢动一下手指头;鼻涕泪水满脸,合着雨水,也不敢抹。
人生是多少艰难的合集?我们要经历多少?
人间苦难多,短暂为过客。
晚上八点浑身冰透,上下牙卡卡响,我们停下,到路边藏民家进去取暖,他们热情招待直到浑身温暖,再继续骑行到漫花驿站。
驿站朋友远远看到我们骑进去,立即出来接我们,立即给我们做饭。
折多塘到新都桥,视频合集如下,欢笑与错误,冰冷与温暖。
终于回魂,重回人间。
新都桥这段,是前9天内最惊心动魄的一次,那段雨水与雪路,那段失温与温暖。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