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旅美利达川藏骑行大队D19:八宿—然乌

坡坡坡,每天都是坡,问坡何时止?坡曰骑到死。
好吧,在号称“看山跑死马”今天的行程中,要翻过4400的安久拉山。安久拉,很美很美的名字。
然后,在一出八宿县城就开始逆风的情况下,再美好都被吹走了,骑得很是没脾气。
不想吐槽了,顶着妖风,68公里的缓上坡,爬得简直怀疑人生。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不说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当初脑子进的水。
这特么似乎是个下坡?特么这就是个下坡,特么能不能好好爬坡了,爬就爬嘛,你还整个起伏路。搞得我对着这个一公里不到的假下坡都激动得想掉眼泪。
这里的村子很宁静,哪怕是繁忙的春播,也从骨子里透露出一种宁静。我们这群人就像一群简单的过客,轻轻的来,轻轻的走,出了手机里的画面,什么也不带走。
3个小时爬行了38公里的时候,前方的高能已经传来到垭口的消息。
腿和腿的差别还是很大了,算了,看看优哉游哉的牛马,点根烟,歇会儿。
杏花、或是桃花,这里的春天确实比内地要晚。盛放的花树婉若伊人,在水一方,一袭粉装,含羞的,等着季节的到来。
一直觉得这条路和单车是绝配,在这条路上,在没有任何一种方式能像单车一样深爱远方。
就让单车带着我去看我想看的风景,见我想见的人吧,趁我还能踩得动,还可以走很长很长的路,趁这个世界还没拥挤。

精神矍铄的大叔颇有一副廉颇未老尚能饭的状态,为每一个勇敢前行叔叔阿姨们点赞。
3838除了是一个连号的路碑,还有一个关于守候的故事。一只小狗一直守在这个路碑的旁边,据说说一个自驾的车队,在那个地方休息的时候留下的小狗,走的时候忘记了,于是,那个小狗一直等在那里。连续几年都有过路的骑友都还见着了,似乎今年没有看到了。
高喊着“坦克达,碾压一切”的山地车,看到这样的野外实在是忍不住想去越野一把,然后进去不到5米,各种草泥马一番就赶紧退出来,脑子有病,去越这个野,谁去谁知道。
休闲骑,这才是真正的休闲骑。很是一副天地悠悠我自我从的感觉。起起伏伏的路,叨叨絮絮的逆风,阳光很浓烈,睡意,也很浓烈。与其挣扎中前行,不如当下睡一觉。
在高海拔的地方睡个午觉,真是太舒服了,简直就想睡到天荒地老。
各自的坚持,都来之不易。五色的经幡在垭口的风中烈烈作响,就像信仰在尘世中的坚持。
离着垭口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季节性的湖泊,尼玛海,就是太阳海的意思。水很浅,天空的一切都投影在波心,这一停顿,都不想走了。
只是垭口到湖泊是坑坑洼洼的草甸实在是颠得厉害,后面想过来冥想的小伙们要慎重哦。
这个画面完美的诠释着:诗和远方,还有糖果和田野。
清晰可见的倒影,像是静静的诉说高原上的前世今生,波光之间,投影出我心中爱心菇凉,只是一眨眼就不见了。
找一处湖泊,遥对着雪山,将我的内心肆意挥洒,一干二净,放飞我自由的灵魂。
也许我该思考一下,怎么整理思绪,多少年以后,边回忆边告诉我的儿子或者女儿:嘿,宝贝,曾经你的父亲或者母亲踩着单车来过这里哦!
这样的场景下,此刻的内心,用文字来描述是苍白无力的。那个时候,我似乎想了很多,似乎又是什么都没有想。
所以,这条路值得每一个骑行者来,心旅川藏线,大概,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安久拉山过后不像之前一样过了垭口就是下坡,依旧起起伏伏得怀疑自己是不是经过垭口,为何还不下坡。只是明显的,山谷风光大美,秀丽无比,开始不同于前面的高山草甸。
在我累死累活错过饭馆啃着干粮的时候,前方的高能们已经在然乌安排住宿以后,发来一波美食。过份!!!
有多少人看过《转山》,有多少被这个电影深深吸引,电影里的老中医,如今就是然乌镇圣地然木齐藏餐馆的老板,每一个路过的骑友都不容错过的地方,这里的臧餐价格优美,味道也很是美味。只是,大叔的脸上遗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宽阔的山谷,通透的冰川河水,这才是符合我脑子里的“悠悠谷”。
湖上云朵飘忽不定,洁白,湛蓝,雪峰,湖水,自然的搭配,而我们这群人不经意的打扰,使得这里更像是一个世外桃源。
在用车轮丈量梦想的路上,遇到的任何风景,不管好,或者坏,我都想拍下我的小情人,单车,就是我的小情人。
有些地方,就像一见钟情的初恋情人,你见的第一眼,她便永远的驻进了你的脑海,无论何时何地,她,留给你的印象都是美好的。
其实,图片和文字一样,都是记录生活。在远行的路上,满是情感的画面能让我一下就回忆起当时的感受,让这海拔4000的高原上的一切都将从过去穿越的现在,成为我记忆中的定格。
天堂有泪,化作柔情然乌水。
明天休整,冰川、湖水,等着我们!!!忘了说,我们进入川藏线的第二个精华段了哦。精华哦,敬请期待!!!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