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爱同行——2019“丝路信使”送信之路

“丝路信使”自行车赛是一个国际自行车赛,是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下营运而生的大型体育文化品牌,以赛事为平台,融合了一带一路、体育援疆、民族团结、文化传播、经贸合作、旅游开发、教育交流六大层面意义。与传统赛事不同,“丝路信使”自行车赛的完赛并不意味着这项赛事的圆满结束,参赛的车手需化身为古丝绸之路上的现代驿使,把一封封来自远方亲人饱含深情的书信,送到收信人的手中。
第一封信在伊犁新源县送出
送信途中的“丝路信使”骑手龙铛元
2019年8月26日,化身信使的骑手龙铛元,骑行100多公里,将一封女儿写给妈妈的信,送到伊犁新源县巩乃斯乡种羊场,这是本届“丝路信使”送出的第一封书信。
“信使”二字在我们的印象里不就是个骑着自行车,风雨无阻地把一封封家书送到千家万户的邮差吗?在通讯技术如此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还有人骑着自行车跋涉万里去传递书信?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从一般信息交流的意义上看,这样的骑车送信可以说毫无意义。但恰恰是“信使”让赛事有了娓娓道来的故事情节,赋予了参赛车手中华文明中有着家家希冀、人人热盼的“信使”形象,并明确具体职责,把一封封饱含深情的书信送到亲人手中,带去远方的问候和祝福。就像神来之笔一般使得这一原创设计成为了催人泪下的“情感戏”。原来“信纸”是有温度的,“信使”们在送交信件时,当收信人拆开信件、阅读到其中内容的时候,却无不感受到巨大的感情震撼,远方亲人用笔表达出来的情感,竟然比通过电话、微信传递的问候更加动人心弦。
骑行100多公里只为一封信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数十封从内地带来的家书,我们的“丝路信使”们,如数家珍般的将一个个收信人的地址,牢牢铭记在了心里。“丝路信使”国际自行车赛,开赛一个多月来,第27个赛段,新源县至昭苏的比赛日,本次参赛年龄最小的四川籍骑手龙铛元,化身为第一位信使,将来自苏州高新区第一中学“内高班”袁静楠同学的来信,送到她母亲何琴的手中。
这封信件已随信使们跨越了祖国数千公里的壮美河山,饱含着寄信人和信使们的浓浓温情,今天它即将融化为更深沉的爱,抵达收件人的手中。

辗转的送信之路
在当地邮政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联系收信人
几经周转终于找到收信人
龙铛元得知,何琴刚刚被调到离巩乃斯乡10多公里的巩乃斯种羊场农田教学点任教。
“既然已经骑行了120公里,剩下的10多公里咬着牙我也要骑完。我这个暑假因为参加比赛,没能和妈妈一起团聚几天。所以,我特别能感受母亲和孩子长期分别的心情。希望我送的这封信,能够让何妈妈的心里多一份温暖。”龙铛元说。
当何琴从校门内冲出的那一刻,她的脸上写满了诧异与感动。“事先听女儿说,‘丝路信使’要给我从苏州带一封信回来,当时全当是个玩笑话。毕竟数千公里的路程为我送信,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但是,没想到今天这封信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在办公室里,何静小心翼翼地打开女儿写给自己的信。随着信中内容的不断呈现,何静的表情也发生着急剧的变化。从喜悦转为感动,从感动化为热泪盈眶,最后何静一把将信使龙铛元紧紧地搂在了怀中。
圆满送出了第一封信件,接下来的几天,其他几名信使将继续承担起送信的责任,将数十封饱含温情的家信送到他们远方亲人的手中。
阿拉木图送信日
9月2号,丝路信使团在阿拉木图经过一夜的休整,将开始进行在哈萨克斯坦的送信任务。今天的收信人是中国石化驻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作为一个石油人,他们为了祖国的繁荣发展,奋战在海外一线。在这千里之外的哈萨克斯坦的中国石化石油公司,我们的石油人有着怎样的家庭情怀?随着丝路信使苏日娜、钟浩怡将一封封家书送到收件人手里,故事也由此讲开。
靳小丽:“很幸运因为丝路信使这个活动,我收到了家父的亲笔书信,我特别的感动、激动。从小到大,从上学到工作,从我第一次离家开始也一直保持有书信的习惯,父亲跟我感情特别深。虽然现在通讯那么发达,一个视频、一个电话就可以说自己想说的话,见自己想见的人,但是文字书信表达的情感是任何通讯工具都无法替代的。”

柳新军:孩子,在你的成长里,我错过了许多。
在柳新军打开信件的瞬间,他惊愕不已。“当我听说有我的一封书信送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想着可能是媳妇儿给我写的,可能是我父母写的,可能是朋友写的,但是我却不曾想过这是我孩子写的。翻开书信的那一刻,一行行稚嫩的文字跳入我的眼帘,孩子写道‘你好,我想你了!‘我的心突然就颤抖着,爸爸也想你了。”当往下读信的时候,孩子写道:“当你离开的时候,就没人陪我写字,伴我读书,教我吹口风琴了……”柳新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不禁滑下眼眶。我每次走的时候,都总是不想让他看见。而总在一瞬间,你会突然发现,孩子已经不经意间长大,不再是你印象中的那个孩子了。这封信虽然只有短短的几行稚嫩的文字,还有错别字,但是特别的贴心。柳新军摘下眼镜,背过身去抹着眼中的泪说:中国人在海外工作,对家和亲人的思念是很强烈的,尤其是不能经常陪伴在孩子身边,感觉很是愧疚:“孩子,在你的成长里,我错过了许多!”

万州亮:孩子出生的第三天,我才能赶到家见她第一面,如今我仍在海外工作,孩子已经可以给我写信了。
万州亮从信使苏日娜手中接过书信,迫不及待地拆开,翻阅这封意义非凡的家书。“这些句子写得不错,虽然有些字是用拼音代替,单意思都能表达清楚。”万州亮嘴角扬起自豪的笑容,接着说道:“我在海外工作了十年了,很感激爱人十年如一日地对这个家庭的照顾和付出。我也会努力工作,早日争取回国工作的机会,陪伴家里的亲人。错过的时光无法填补,但是往后的岁月我会努力争取更多的陪伴。

秦磊:我们结婚七年了,现在一起在阿拉木图上班,所以收到他手写的书信我还是很意外很感动。
我们都是石油人,所以都很能理解对方的,这么多年我们就是这么相互支撑着走了下来。在信里头,我先生很是感激我这么多年的默默支持。其实在站在女人的角度,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为家,为孩子,为老人应该做的事情,没什么值得感激的。但是先生的这份心让我特别感动。作为在海外工作的石油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把工作做好,把孩子抚养好,把老人照顾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如今虽然有了电脑、手机、微信、电子邮件,但是文字所表达的情感是别的方式无法比拟的。
最后一封信送达,丝路信使完美落幕
2019年9月,随着2019“丝路信使”国际自行车赛闭幕式在哈萨克斯坦首都努尔苏丹举行,为期近50天的赛事已经落下帷幕。然而,赛事的结束并不代表活动的完结,肩负送信使命的丝路信使仍有一封信件尚未送达。

这封信是寄给哈萨克斯坦西南部城市阿特劳一位中石化员工的。作为阿特劳州的首府,阿特劳1991年前称为古里耶夫,以炼油业和渔业加工闻名于世,石油产业占据了哈萨克斯坦高达32%的份额,在同行业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2013年,中国提出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唱响经济全球化的主旋律。6年来, “一带一路”参与者越来越多,“朋友圈”越来越大,贸易、投资往来越来越多,在阿特劳,也有不少中资企业入驻当地,中国石化炼化工程公司便是其中一家。

为了这最后一封盖满邮戳的家书,丝路信使组委会主席蒋凯一行三人,于9月7日下午乘坐飞机从努尔苏丹前往一千公里之外的阿特劳。
在阿特劳,丝路信使了解到,始建于1945年的阿特劳炼油厂是哈萨克斯坦规模最大的炼油厂,由于技术和设备的落后,该厂曾一度濒临倒闭。2009年以来,为更好适应行业升级和能源需求,他们先后启动了芳烃项目、石油深加工项目。两大项目均由中石化实施,由其下属的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承担项目执行,总投资达27亿美元。随着项目的完工,哈萨克斯坦历史上第一个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的现代化炼油厂,赵记臣便是实施该项目的中国员工之一。

到达当日,收信人赵记臣由于临时出差,并不在阿特劳。蒋凯与中石化哈萨克斯坦阿特劳分公司负责人王晓伏见面,在介绍丝路信使国际自行车赛的由来、进度后,讲明此行来意,并请他代收此信件,转交给赵记臣。王晓伏表示,丝路信使长途跋涉,骑行万里,相当不易,他也将不负所托,完成转交工作。

据统计,本届“丝路信使”共送信22封,这22封带着亲情和温度的家书全部送达。其中国内书信15封,主要来自在江苏上学的新疆班学生;哈萨克斯坦书信7封,主要来自哈萨克斯坦中资企业员工在国内的家属。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