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D21|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

原创轻力K叔轻力潮跑
2020年10月9日
登巴村-容许兵站-左贡
23K-37K处搭车
翻越东达山5100M垭口
骑行60K,上坡15K,爬升1000M
我们有时会过高估计自己的实力,以为自己是战无不胜的,思想上乐观的展开计划,但忘记了身体有时不是万能的,生活有时是必须妥协的。今天就是这样的过程:我们要为以上2项做出妥协。
离开登巴村就是不断爬升,连续爬升为39K,直到东达山垭口5100M。
山路不再像之前的几座山蜿蜒曲折,而是一条笔直的通向前方的大路,既缓且长,一眼看不到尽头,这就是川藏线最长最缠绵的东达山了。我们以为我们有能力按计划时间到达垭口,但在下午一点到达容许兵站吃午饭时,我们有些心里没底了,因为后面还有24K爬升,且是从4000M海拔以上连续爬升到5100M。
也要感谢老天,除了折多山和海通兵站我们遇到下雨以外,其余天气都是上佳,太阳很大,天空很通透。这也代表了高温,强辐射。离开容许兵站后是心里不断打鼓的一段爬升,一边艰难吃力的往上爬升骑行,一边算着我们高海拔骑行的能力与体力,能支持我们在下午5点左右时间到达垭口?毕竟以前我们都是在海拔4000左右的高原骑行,今天是上5100米的垭口。如果是傍晚7点到达,那么我们还有下坡28K左右,老徐的灯架坏了,夜晚骑行,就会很危险。而我的身体也有些不许可:屁股在坐垫上无论怎样的骑姿都极其不舒服,感到肌肉挤压在一起,大约每几十秒就要换个姿势,再换,再换,周而复始。同时还想着晚上到左贡后的工作安排:在一些工作上已经积压了2天,再不处理来不及了。
我们坐在这个地方,距离垭口还有16K左右,面对高山的褐黄色与晴空的蔚蓝,还有一丝不动的风。
我和老徐都有些体力不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我们开始讨论:我们应该面对现实吗?几天没有休息,昨天猛翻觉巴山,今天是第一座海拔5100M高山,我们时间已经不够了。
在工作与生活中,我们都会遇到这样的时刻:明知道我们做不到,我们是接受现实做妥协,还是以一种人定胜天的态度来逞强?
我们选择了妥协。
妥协,妥当的协商处理。
我们开了一个小会,在海拔4400米的东达山高山上。
我们给容许兵站饭店的老板电话,请他开车来接我们,送我们到垭口前1K处。
我们要学会承认自己的渺小,承认必须的失败和不足,这是一种成熟的标志。
年轻时我们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但岁月更替,再审视自己的时候,过去的自己早已化为灰烬;现在的自己,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在某些特定时刻该作何取舍,应该是心智成熟的标尺。
东达山垭口,川藏线上第一座海拔超过5000米的高山,海拔高度第二的高山,巨大的玛尼堆被经幡包裹,玛尼堆顶部竖立万字符,映衬碧蓝天空。
按藏传佛教习俗环绕一圈,仰目所及,时光如幻亦如电,难辨今世往世。
下午五点多,一路盘旋往复下坡,寒冷的逆风不断击打身体,阳光依然明亮刺眼,高海拔山坡的低矮植被已经转为褐色。
无数骑行者曾经在这里经过,无论雨季旱季冰雪天气,他们御风而行,经过爬坡的体力透支后,享受下坡的飞翔之感。
到达客栈,看着示意图,计算着行程,扣除搭车,我们骑行超过1000K了。
欣赏一部老徐制作的当天小片,感受一下。每个人一生中总有些事情是遗憾的吧?东达山是我此行的遗憾,我面对了这次的遗憾。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