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元镇教授与丝路信使的秋旅之行—新疆篇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卢元镇,中国体育社会学创始人,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99年被评为全国体育科技先进工作者,同年被国家科委、中宣部等单位评为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作为丝路信使研究院首席专家,随行参与今年赛事,并以“秋旅之行”为题写下笔记。
8月16日
“畺”字中间的一横就是天山,隔开的两片田就是南疆与北疆。天山不是一座山,也不是一条山,它是一片山,东起甘肃,西止哈萨克斯坦,绵延500公里,南北最宽处达280公里。天山地上森林密布,地下矿藏丰富。天山上的雪水通过坎儿井滋润了农田和果园。联通南北疆,跨越天山的公路不多,且十分险要。新疆人将天山奉若神灵,对她十分恭敬。
清朝末年,名将左宗棠率重兵收复了新疆西部大面积的土地,特别是伊犁地区,奠定了中国西部边疆的疆界基础,伊犁现称伊宁,东部与南部都有雪山,拦住了印度洋暖流,气候温湿宜人,是新疆最富饶的地方,不仅有充沛的水源,还有大面积的牧场,不仅有多处星级景点,还出产高品位的薰衣草。
丝路信使们将在这个美丽的地方结束全部活动,将在这里将信函送达给每个收信人。在高度信息化的时代,信件先后被电报、传真、电子邮件、微信取代,信封信纸邮票的时代即将成为过去。然而,丝路信使仍然背负邮袋,骑行上万里来到边陲,完成的不仅是送达交接,而是一种隆重的仪式,继承的是一种文化,联接的是一种情感,这种情感与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国家长存的希望。
8月18日
小议竞技运动的文化品质
竞技运动背后总是在表达着某种社会文化意义的追求,任何一项体育活动之所以能够持久地在人类社会存在,总有它一定的文化符号价值,这些价值是逐渐形成特定参与人群的基础。
比如赛艇运动,表达的是竞争、协作与领导三个基本概念。因此这个运动项目就被培养社会精英、高级管理者的教育单位认可。高尔夫球运动要表达的是目标、效率与儒雅,于是高尔夫球场就成了社会与企业高级领导人展示其才能的特殊社交场合。射箭表达的则是达远、精准与力道。于是,射箭就很容易成为追求上进的人群所热衷。马拉松的背后体现的是忍耐、征服与期待,于是,马拉松就成为热血青年的标志。
桥牌和围棋的文化符号意义是谋略,前者有搭桥合作谋略的意味,后者则是孤独者的精算。社会的上层人士则热衷于这类棋牌活动,因为他们时时刻刻都在作决策行为的心理调度,需要这方面的训练。而麻将的文化品质是“应变”,对于沉闷少变的中国传统文化,它满足了人们力求多变的心理,在一些国家则把麻将作为培养管理者应变能力的教具。
至于田径的毅力与坚韧,网球的创新与激情,橄榄球的狂野与冲击,足球的团队与明星,篮球对最大实效对抗的追求,击剑对骑士精神的张扬,这些对培养人的自信、协作、忠诚度和领导力起到重要作用。于是都成为我们在这些项目上有意无意的文化追求,运动员也正是在这些项目的活动中得到了潜移默化的文化教益。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公路自行车运动背后的文化符号是什么?它能够带给年轻人什么文化品质。我以为“团体荣誉,个人突围”或许是可以考虑的一种表达。想听听丝路信使们的见解,无论是颠覆、修正,还是赞同、批评都好。
8月19日
竞技文化值得深入研究
昨天我谈了各竞技运动项目背后的文化品质,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同是身体活动为何竞技运动可以形成文化,而其它活动则不能?例如公园里的游船无论划得怎样快,也得不出赛艇的文化逻辑;街上的行人再多,也不会有竞走者的文化心思;拉黄包车的脚力,跑得再卖力,也绝对想不出马拉松文化……
竞技运动与其它身体活动的本质区别在于它要追求极限,将人的能力推向极至。然而,它又是在极其严格的规则管控下,在既定的历史文化逻辑延伸过程中,小心翼翼进行,这时能产生竞技文化的空间很小,挤出竞技文化的缝隙已非常狭窄,挣脱出来的便是精华,便是让人眼睛一亮的一种特定文化。
竞技文化的产生,需要关注两件事物:运动项目与参与其间的人。什么样的竞技文化,可以造就什么类型品格的人,而生活在什么类型地域文化的人可以塑造什么样的竞技文化,什么样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什么样的价值观也会有相应的竞技文化与之匹配。号称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在号称世界第一运动强国的美国难以落脚,而美式橄榄球在美国狂生狂长,在全球其它地方难以生根,就是一个例证。
当我们在宣讲竞技运动价值时向竞技文化方向展开时,竞技运动就变得高雅,就会与人的成长和发展有关,就会提高竞技的品位,吸引更多的家庭与孩子进入竞技运动之中。
而当我们把运动员只当做夺取金牌的工具时,我们就不会去思索、总结运动项目对“人”发生的文化效应;当我们只关心金牌总数的政治结果,每个运动项目就失去了它的文化个性,变成相同形状金牌的数量累计。中国一直难以构建竞技文化,“术”一直难以转为“道”,就是因为谋项目功利有余,求育人文化不足。
在这个星球上,人是唯一可以创造文化的动物。人是竞技文化的主人,也被竞技文化塑造与提升。不关注人的竞技,无异于大工业生产的流水线;而不关注竞技文化对人的教养所存在的特殊价值,就等于拾了芝麻丢了西瓜。在竞技运动中,人的主体精神必须得到充分尊重,只有做到这一点,竞技文化的产生才具备了基本条件。
“以人为本”说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尤其是让竞技运动面对的是一个高度功利化的社会时就更难了。
8月22日
卢元镇应邀参加维吾尔族小队友马鲁家长举行的招待晚宴。马鲁是高中学生,操一口流利的汉语,去年丝路信使车队进疆,他是随队的“票友”,今年是外卡队员,大家都喜欢这位长得清秀英俊又机灵懂事的大男孩。他的父亲是憨厚少语的维族大叔,一眼望去就猜得出母亲年轻时一定是一位能歌善舞的貌美姑娘。三十多年前,我在喀什师范学院上函授课时,参加过维族老师的婚宴,领略过维族家庭宴会习俗,程序与汉人完全不同。先吃甜得发腻的南疆瓜果,然后上抓饭,已经吃到九分饱,开始上热菜喝酒,酒足饭饱,最后喝茶。昨晚是在一家宽敞的餐馆里设宴,因为车队人多又时间仓促不能在家里请客,主人十分抱愧,维族人的好客宽厚待客很让人感动。一张二三十米的长条桌上摆满了瓜果、点心、饮料、干果,三两块哈密瓜白兰瓜西瓜落肚就已经吃饱了,此时端上四道主食,抓饭、丁丁炒面、纳仁与薄皮包子。纳仁是宽面条上面浇着牛肉粒洋葱与胡萝卜粒。
这些饭食都配有牛羊肉,非常鲜美,尤其是热气腾腾的包子,一口咬下,四面流油。此时羊肉串摆在桌上,不似内地的那样精致小巧,而是大块文章,且羊肉鲜嫩无一丝膻气,外焦里嫩,孜然粉发出诱人的香味。吃喝到酣畅时,年轻的丝路信使们歌声迭起,有维族的,也有蒙藏的,更有来自台湾的少数民族女队员唱起了思念母亲的歌,让人动情,毕竟离家月余,孩子们心中都升起来了思乡念家的情愫。中华民族是个大家庭,用体育联络民族感情,用运动打通民族隔阂,用文化建造民族亲情。这是一条亘古不变的坦途,丝绸之路就是这样从古走到今的。谢别主人,一夜难寐,便想了这许多。
8月27日
人生总有犹疑的时刻,犹疑是面临选择而难以决断时的心态。昨天晚餐时,得知从昭苏到塔城有11小时多的车程,心里一惊,估算了一下,如凌晨启程到预订的哨卡大概是入夜时分了。此时我出现了轻微的高原反应,头晕流涕眼涨犯困,面对一大桌新疆难得尝到的冷水鱼,无食欲,呡了几口酒,就放下筷子。
回到宾馆倒头睡下,希望睡眠能治愈种种不良反应。天明时,与我同行的潘主席叫开了门,问我是否放弃塔城之行?他是泰州社会学会主席,一路对我十分照顾。他的问话,激起我的犹疑,他说如果我放弃,他陪我留下。我心里开始打鼓,但嘴上表示坚决要随队出发,最后一刻突然萌生一个想法,这是一个毕生难得的机会,世上能有几个七十多岁老人,能到中国最西端的边境线上行走?去吧!说着便把行李塞进后备箱,登上了旅行车。
从地图上看,昭苏与塔城近在咫尺,似乎就是一个哨所到下一个哨所的距离。然而从昭苏盆地进入准格尔盆地无法直接越过一道横亘的天山余脉,必须出一个山口,再进一个山口,于是要走一个长长的V字,V字的两笔各有400公里,转折点在博乐。
早上出发晚了半小时,因为宾馆结账出了麻烦,不能刷卡,难开发票。边陲地区工作效率不高是常态,因为人们的时间观念很差。出发不久得到消息,准备接受信件的士兵不在托里,而在裕民做训练,这样我们的行程又延长了一百多公里。
只能寄希望于提高车速,然而新疆对公路的管理采取的是分段限速的办法,每几十公里限定时间,少于这个时间要罚款,于是只能拿这一路发的路条走走停停。原来总时间是卡死的,谁也急不得。
慢慢开的好处是可以细细观景。从令人心灵震撼的果子沟大桥下来就来到赛里木湖,汽车从湖边擦过,窗外的湖水不断在变幻颜色,仿佛变魔术一般。
在特克斯八卦城用早餐,城里的房屋楼宇分八片,各占45度角,都面向城市中心,陌生人进入城里常要迷路。在博乐的一家川菜小馆小憩,给手机充了电,填饱了肚子,就进入下一段行程。
出了阿拉山口,进入了准格尔盆地西部,是一片荒原接一片荒原,无一池水,无一棵树,能垂直立于地面的只有马和羊以及细细的黑色电杆。进入边防地区,频繁进行边防站拦截检查。这里的边防线是中国最敏感的神经,严格的边检对制止暴恐有重要意义。
以上是在旅行车的颠簸中写成的,我们的车已经走了13个小时,还有最后的几十公里。天黑前也许可
文字/丝路信使
– END –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