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骑行318 D14: 理塘修整

57川藏(317,318)
57滇藏
57海南
57香格里拉
抖音号:orz57318
组队扫描加笨笨微信
2020年10月2日 理塘修整
2001年旅行的时候,错过理塘,颇为遗憾;2003年去拉萨,了解仓央嘉措的历史,便希望有一天来到理塘,看看理塘寺。(以下来自于百度词条)理塘寺又名长青春科尔寺,位于县城城北山坡,闻名康区的格鲁派寺庙。寺庙由三世达赖·索南嘉措于公元1580年开光建成,寺庙占地500余亩,寺容僧侣4300多人,常驻800人左右,为康区第一大格鲁派(黄教)寺庙,素有“康南佛教圣地”之称。长青春科尔为藏语译音,“长青”意为弥勒佛(即未来佛)“春科尔”意为法轮,“长青春科尔”意为弥勒佛法轮(标志着法轮常转、妙谛永存)。理塘海拔4014余米,高于拉萨海拔,也比布达拉宫海拔高,对于当时的藏族人来说,除了雪山,理塘就是最为高远世外秘境。故而理塘寺被藏区民众遵从,包括理塘寺的规模也是恢弘庞大。没有其他寺庙的游客众多,我们到的时候,寥落几个人,这是我们喜欢的,可以安静从容地随意溜达观摩。目前理塘寺还在扩建,主殿后面是大吊车在施工。进入寺庙是不收费的,目前疫情阶段,只要登记下就可,随便你参观。藏区的建筑结构与色调组合是我一直喜欢的,2003年在拉萨拍过很多,这次也是可着劲的又拍了一些。藏传佛教主要代表颜色为蓝白红黄绿,顺序如此,我们所见的经幡颜色排序也是如此,不可有错。这几个颜色在路途中给我很多想象,就像今年春节去越南,看到的炽热颜色。老徐在大广场那里捯饬无人机,我自己每个大殿都进去看看,室内是不可以拍照的,虽然大殿没有僧侣与保安,也不拍照。爬到顶楼露台,鸟瞰理塘,远处群山万年,村落延绵,近处新舍,城镇扩建。理塘是沿线所见到比较有新规划迹象的县城,笔直的大道,商业街上的人群,还有仁康古街,颇能吸引一般游客。2楼一处上锁的厅堂,这把锁吸引了我,类似汉族乡村彩画的铭纹,与藏族颜色搭在一起,一下跳脱出来。圆可能是每个民族都喜欢的一种几何形状,顶部的八幅金轮与厅堂一角的大鼓相得益彰。八幅金轮象征着佛陀的“八正道”,也象征着这些教法传播八方。具体内容可自行查找,在藏传佛教寺庙最高顶部均有。我在此迎着阳光,默默念叨:明天、过去、理想、灰暗,那些已经逝去的还有已经计划好的。甘吉尔和胜利幢,在顶部经历岁月洗礼,不败不息。站立在大殿内侧,看风吹拂,四周静寂;远处群山之巅,如标准三角形一样矗立。一切都将随风而逝,只留下苍海沧田。从寺庙出来后,沿着小路闲逛,不经意到了仁康古街附近,看到墙上这段仓央的诗句。我和老徐说,仓央是中国鸡汤文的鼻祖,是天才,私以为和柳永有一拼的。(以下编辑选自查找文章)理塘和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有一些关联,他并不出生在理塘,也没来过理塘,但仓央嘉措人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那就是仓央嘉措的绝笔之作–“白鹤理塘”的诗歌。这首诗只有简短的四节:“白鹤啊,请借我一双翅膀,我不会远走高飞,只到理塘转转便回。”这首诗写在仓央嘉措在被康熙废黜之后,前往京城的路上,是他离开拉萨哲蚌寺时所作。对于仓央嘉措来说,前往京城的路途遥远,也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无论是当时他的政敌,还是远在京城的康熙,对这位放浪形骸的活佛,都将有一番重罚,他甚至可能因此丢掉性命。所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仓央嘉措选择了这样一个对当时的人们来说比较神秘的地方,来寄托自己渴望自由,渴望能得到救赎的想法。正因为他留下了这样的绝笔,在仓央嘉措身故后,人们不肯承认由拉藏汗一手推举的继任者,坚持仓央嘉措是正统活佛,选择到他指引的理塘寻转世灵童,最后在理塘人们寻找到了七世达赖格桑嘉措。欣赏一部老徐制作的小片,感受一下。昨天按摩了后颈椎,今天仍然很疼,对于明天的行程,还是计划继续。有些事情无可改变,只可不断前行去发现。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