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D24|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

2020年10月12日
左贡-邦达
起伏上坡108K
爬升863M,到达海拔4120M邦达
离开左贡的时候,我的感冒还没有好,一直吸溜着鼻涕,嗓子疼。如果到高原就感冒,是很糟糕的事情,但我在高原已经很多天了,所以继续行程。每天我吃老徐的VBVC和钙镁片,来对付病毒,提升抵抗力。深秋的高原,道路两侧除了光秃秃的山,还有玉曲河一直伴随着我们,河水清凌凌地奔流,路边的树木一片金黄,阳光打在身上,小风也不断追赶着我们。
客栈老板说到邦达这段路不算艰难的,爬升也不多,但要特别注意的是到了下午就是大概率的逆风。这个逆风在河谷里一直吹,无论河流如何转向,逆风就如何转向,总之,一直迎面吹你。

看到这样的色彩组合,内心是充盈了对生活美好向往的。浑然天成的美丽,会打动每个人,在我们的DNA里,经过万年的不断变异优化更新,我们对色彩有了先天俱来的认识:我们会潜意识的判断什么是美、好看、难看。
这也是不断触动人们离开家乡,去看其他人家乡的原因之一吧?我们谓之去看不同的风景。

318沿线的公里牌换了空心的,也不再是四川境内那种高高的圆牌子,很利于我们涂鸦;因为318沿线每年会返修,或修建隧道,里程牌就需要不断更换。
所以路上看到道班工人或修路的,我们都会和他们微笑,或打招呼,也许可以减少他们一点劳累,有一些欢欣的心情。
途中发现沿线很多村庄乡镇道边,都会有新修建的高级卫生间,我们忍不住去了一次,有马桶,有洗手的水,有镜子。这是多天以来,看到有马桶的洗手间,在藏区,政府投资建设的新民居和服务设施在多起来。
一路走走停停,上下坡起伏路不断上升,还是很消耗体力,过了下午1点,逆风开始吹起来,就像每次马拉松到30多K以后,身体的极点来到,大腿上全是乳酸,使劲迈开腿,才能前进一步。

下午2点左右,老徐在河边睡了一会,我在确认他安全后,坐在路边树下,想着这一路的过程,有些经过的路程已经忘记或模糊了,如果不去翻看照片,已经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
我经常问老徐,那天在巴塘我们发生什么事情没有?
人生无常,或许到了我该忘记很多事情的年纪了。人生悲哀之一,你要面对不可逆的记忆力速降。
天色将晚,高山顶部的风化裸露岩石,在夕阳余晖下像极了雪山,冷峻地存在多年,在苍海沧田后,某一日又化为谷底。
或许是几千年来,看惯了这些自然造化,藏区民族都单纯善良为多,他们敬畏一些自然的东西,无论山、湖、牛,包括一块石头。
他们养的牛,随便放在外面,基本不会丢失;多天来我们的物件随便放在任何地方,不会丢。
我们遇到的多数孩童,无论大小,都会看到我们就喊:扎西德勒,虽然各个地区的发音不尽相同,但那稚嫩透亮的声音,一直伴随我们。
在不断的起伏爬坡到晚上,在逆风不断扑面的纠缠中,拖着寒冷的身体,到达海拔4100M的邦达镇。
今天是老徐生日,我们在路上说好到邦达后,吃顿好的,给他庆祝一下这次不同的生日。
没想到,我们要了酸菜鱼,老徐吃了没两口,嗓子就被鱼刺卡了。
还好有惊无险,经过20多分钟的争斗,利用一盘空心菜,把鱼刺吞下去了。

欣赏一部老徐制作的当天小片,感受一下。(因为网络原因,以及手机也没信号,今晚试了很多次,视频无法上传完整,明天再看)
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有了目标,你就能接近,没有了目标,将何去何从。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