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诗词聚贤庄·第254期 || 折翼:律绝(10首)

律绝十首
文/折翼

七绝(1首)秋
秋风秋雨惹秋愁,秋陌秋山秋水幽。
秋野秋黄秋草乱,秋歌秋雁叫寒秋。

五律(6首)
伤秋(一)
瑟瑟一江秋,寒星伴月休。
衣单伤木落,影孑慕情投。
归鹜翔天际,离人滯水流。
常悲身是客,焉得驾飞舟?
伤秋(二)
金风伤玉露,谁解一怀秋。
暗夜香闺寞,情天蜜语休。
寒星冷孤客,逆水滞兰舟。
绕指相思意,独怜儿女柔。


孤鸿家万里,落叶送云飞。
枫染千山醉,霞披一水绯。
着霜芳草谢,和露菊花肥。
对月怜寒影,秋风皱紫衣。

吟秋
芳华堕水流,暮色掩孤舟。
菊梦相思泪,莲心俗世囚。
怜霜凋发鬓,怨壑上眉头。
落笔书风月,低吟一纸秋。
浓秋
金阳铺野陌,细雨润风流。
架上葡萄笑,田中稻米收。
千溪螃蟹醉,万户木樨悠。
八月红枫染,情浓一叶秋。
酿秋
竹院绕牵牛,柴扉染菊幽。
晨风清笛弄,暮雨玉琴勾。
碧水青山醉,红枫瑞叶悠。
撷香和月煮,独酿一壶秋。
排律(1首)
天凉又一秋
山高碧水流,雅客上兰舟。
霞染千峰醉,风行万壑幽。
旅人悲落木,孤鹜悴荒沟。
蛙鼓清溪闹,蝉鸣古树悠。
东篱花带露,南圃桂含羞。
夜冷霜欺草,天凉又一秋。

五律(2首)
暑假生活
——昨夜棒分儿子与手机
消暑假期长,银屏游戏郎。
三更斗王者,正午睡骄阳。
慈母雷霆怒,痴儿荣耀殇。
人机分两处,抱枕话凄凉。
说扇
苇草生凉友,清风只手摇。
五明贤士纳,仪仗帝王昭。
怀袖留文墨,合欢赠美娇。
书香随扇展,雅句醉红绡。
理野评诗第254期
难得一见的既秀美又精美的一组作品。从字面上说,透着娟娟秀气;从形式上说,宛如溪流过竹,自成风景,仿佛天公作美。而从风格上说,又富一种静幽的朦胧之美。一气读下来,不由就想到了北岛的《钟声》:“钟声深入秋天的腹地,裙子纷纷落在树上,取悦着天空。”
《秋》:一首绝句,二十八个字,就用了十二个“秋”字。而读起来,却竟毫无重复感,相反,恰恰促成了句式的跌宕起伏的自然音韵美和节凑感。起句为化用秋瑾女士临就义前的“秋风秋雨愁煞人。”得之。而“惹秋愁”三字,可以理解成秋本身愁,可以理解成人人近秋皆愁,或者兼而有之;而“惹”字,可以理解成触动了人之愁绪,可以理解成招引来了人之无限愁,可以理解成给人回避不了而统统染上了愁,等等,言有尽,而意无穷。承、转两句,一为远景,一为近貌,俱是秋的景象,而最后收合于秋天独有的愁绪飘扬的声音,呼应上去之“愁”。情景交融,声色并茂,脉络清晰,意象凝合。通篇读下来,竟宛如一曲秋歌之韵味悠扬,荡气回肠。
作者好像对“秋”尤为偏爱,情有独钟。《秋》《伤秋》之一、二;《浓秋》《酿秋》以及五言排律《天凉又一秋》六首诗,虽立意不同,然而写的都是“秋”,而且字面清晰,行云流水一般,同样为曲曲秋之歌,音律圆美,意象丰腴。像“撷香和月煮,独酿一壶秋”这类句子,堪称奇佳,谁也能从中品出味道,然而谁也无力穷其全味。令人扼腕击节!
《五律·暑假生活》:这首诗内容不用解释,放假了,儿子玩手机着迷,慈母居然狠心地像棒打鸳鸯一样将儿子与手机给分开了。这说明了一个新时代确实存在的现实问题,而且极为严峻。记得鲁迅先生在一篇文章里谈到了这话题,如果你不允许孩子去玩耍,就应该想想自己孩子时代是不是喜欢去逛公园。另外央视前数年弄了几个女性在那里传授教化,言道大人不可过问孩子的隐私不要管孩子的私事等云云;而“孟母三迁”的典故也非常脍炙人口。如果不是孟母教子有方,孟轲依然是孟轲,估计很难成为孟子。作为大人,到底孩子是该放手?还是该管教?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一棵小树不修理,会长歪的;大森林里的棵棵栋梁,哪一棵得益于人修理过?这就叫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想,鲁迅先生那样说,是有鉴于人生苦短而考虑的。孩童时代不让玩两天,那这一辈子还有开心的时候吗?至于那两位主播在那里夸夸其谈,其实将她弄到庄稼地里汗滴禾下土试试,立刻便就哑口无言。针对低下阶层而言,也即平民人群,读书是唯一的出路——虽然考上大学也未必有什么出路;而上层领域的人群,则就不必说了,不是哈佛便是剑桥,总之都出国读去了。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句话,现阶段至少还是真理。孩子没有甄别能力,孰轻孰重都不知道。所以我赞成作者这位母亲的做法,为新时代的孟母,喝彩!
《五律·说扇》;这首律诗彰显了作者的识源和诗之匠心。首先从形式上说,韵律和谐,对仗工整。布局上,起之于扇,收合于扇而雅情,中间对仗两联则借典故而寓意,前后呼应,层次错落有致。起句写扇子的质料,也就为何物所制作,苇草。凉友,语出陶谷【清异录】,闻陶君言:商山馆中窓颊上题有八句诗,诗曰:“净君扫浮尘,凉友招清风。炎炎火云节,萧然一堂中。谁知鹿冠叟,心地如虚空。虚空亦莫问,睡起照青铜。”首联,应为摊破扩充“凉友招清风”之句而来。所以扇子又称凉友,怀袖雅物。颔联尽展舜纳贤所制五明扇之典故,故按字面而言,“五明”与“仪仗”未能做到对仗,而按“五明扇”名称而言,又为工对:《尔雅》中谈道:“以木曰扉,以苇曰扇。”从这可推测,早期的扇子可能是长方形的苇编物。早期的扇子并非用来纳凉,而是用作统治者礼仪之具,所以又叫“仪仗扇”。仪仗,同样为扇子的借代。颈联之“怀袖”上边解释了。合欢,指团扇。怀袖留文墨,合欢赠美娇。——用典浑化无迹,句美情长,佳联。尾联则是皆古人题扇诗画之雅趣,抒发自我之雅致情怀。唐伯虎,纳兰性格,古代有此雅趣者数不胜数。这首五律,起之于扇,通篇都是扇,一“扇”到底,而又扇扇姿态各异,尽为诗用,令人称奇。
由所有作品看,作者在诗坛,可谓“非池中物”。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未能飞起来,故而笔名为:折翼。为折翼喝彩!
理野评诗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254期
作者简介
折翼,本名吉秀珍,河东人士。偶有心绪诉诸文字,未有诗作付之铅字!写作于我,生命中的浪漫写意!
投稿说明
⊙同题由千古诗词聚贤庄微信群内不定期收录
⊙个人专辑投稿邮箱:532065617@qq.com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30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专辑链接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发表个人专辑的作者,当期所得赞赏金额的60%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40%作为平台运作和今后办刊物所用,赞赏低于10元者不予发放,稿费于刊发后的第10–15天内发放(未按说明发朋友圈则不予发放)。
千古诗词聚贤庄管理团队
顾 问:竹溪浣墨、李东亚、李广辉、拈花一笑、浊者清也、茗香书屋、梦 痕、四明山里人、黄劲
总 监: 秉烛夜游
副总监: 九条命
庄 主: 理 野
总 管: 归 燕
编 委:析城山、流云飞鹤、六角水、
马大囧
群管部主管:红 叶(一群)
鸽 子(二群)
群管理:野 鹤、肩上蝶、朱朋龙、
若 曦、虚 竹、遇上你是我的缘
往期回顾千古诗词聚贤庄·第251期 || 陈艳芳:律绝(10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252期 || 张亚梅:律绝(6首)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253期 || 路国通: 蝶恋花(十九部)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