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杀孙策(三国杀)

三国杀孙策
      昨晚在赶一个案例,没时间更新。今晚写写三国杀那些事儿。
      这款2008年出的桌游,其实我好像是等到2011年才接触的,前面有同事和朋友提起过,也曾喊过我一起去玩,但我对桌游一开始并不感兴趣。等到一次机缘巧合,才开始学着玩,没想到一玩就深深着迷了。
      从最基础的认识卡牌、武将及其技能的表述、基本牌的出法和效果等等,标准的一张白板。在认牌的过程中,其实也对游戏设计者的才华甚为敬佩,虽是游戏,但也有结合人物性格、事迹、亮点等,也算是加分项。刚开始玩,一切都很生疏,偶尔一次不够人凑一下,同事和朋友们还是很包容,一路指点,对于出现的错误出法也是温馨提示然后撤回;后面就开始网上试玩,反正隔着屏幕和网线,即使出错牌打错人拖累队友被人嫌弃被人骂,也厚着脸皮继续玩,偶尔能蹭着取胜一次,也觉得很高兴。
      很多东西,一旦你用心去钻研,整个过程其实都在收获。在玩三国杀的过程中,其实也不断在收获。有收获技巧玩法上的,对常用武将的技能玩法逐渐熟悉,也懂得了配合。不知不觉中,对也一些技能玩法有了自己的思考,当然也还是会有很糗的事情,比如一次当了主公,紧张又无助的,等到出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放出“万箭齐发”,结果把忠臣杀了,又没桃救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杀掉忠臣,弃掉手上一系列好牌,还要变成一个白板武将,很长一段时间都被作为反面教材进行教育;等到在一次假期里学校组织的外出学习的漫长火车路途上,竟然可以和同事里一位资深玩家对抗的有模有样,让同事刮目相待,另一次是在飞机上,和同事里另一位资深又思维缜密玩家也玩的不相上下,更是让自己有了信心。
      当然更多的收获,其实是从游戏中迁移出来,很多思路,或者从不同的视角去看待,发现有了很多新的体会。比如刚开始五人场或八人场,选到了主公,通常情况下都会首选孙权,喜欢稳,但后面有了他哥哥可以选了,就会选孙策,就好像给自己新的尝试一样,抛掉稳,去尝试激昂的斗志,还有他的觉醒技能,就像落入绝境了,但又重新唤起斗志,继续战斗,这些都是新的尝试;又比如选到忠臣,刚开始也会有被主公误杀的愤怒和指责,但换成主公视角,确实也很难分辨是真忠臣还是扮忠臣,所以后来即使被主公屠杀,也要微笑的翻出牌来让主公弃牌;那时比较喜欢拿到“内奸”角色,一开始扮忠臣,联合反贼把真忠臣灭掉,再回过头逼着主公联盟对抗反贼,偶尔可以浑水摸鱼,到最后和主公单挑,当然也有遇到杀完忠臣不顾一切追杀内奸的主公;如果拿到反贼,那就心平气和的磨刀霍霍向主公就行了,没有别的麻烦。
      认真去钻研三国杀的那段时间,其实感觉还是很充实的,就像在开展一个课题一样,不懂就一直探索到懂为止,懂了,就探索更高效的减掉敌人的血,我不喜欢去网上找这些现成的攻略,更喜欢自己在实战中去探索出来,利用武将的独有技能,像把藤甲献给敌人,铁索连环自己和敌人,火攻自己这样,或许自损五百,但也伤敌一千,这其实也是在玩这款桌游的一大乐趣,可以尝试很多种可能,探索出更多种可能。
      2015年,胡校带着我去顺德乐从桂凤中学参加同课异构,上课内容是《孙权劝学》,科长和我不谋而合,都想到用三国杀来作为导入;在后面磨课试课的过程中,把这节课的每个环节都认真去打造;下班后走在去市场的路上,自己不自觉读起文中孙权、吕蒙、鲁肃对话的句子,一句句的去揣摩当时的语气……整个过程真的就像刚开始在钻研三国杀一样,逐渐成熟,逐渐自然,逐渐水到渠成。那次课上的还算顺利,课室不大,学生后面,中间通道,课室走廊,乃至黑板旁边,都挤满了听课的同行,我却好像没有怎么看见,只是沉浸在与学生交流互动的过程中。
      后来以三国杀为内容写了一篇“海少杯”的论文,也写了一篇投稿去《中小学德育研究》,原本还想要开一个课题的,只是最终没能成型。后面玩三国杀的同时和朋友逐渐少了,曾经一起玩的优秀毕业生也已经去到新的岗位,这款桌游也就逐渐被我们淡忘,曾经为一次失误或一次经典出牌而大喊大叫或欢呼雀跃的情景已经不再有,但曾经认真钻研过的那些事儿,却成为脑海中永远美好的回忆,常伴左右。

后记:现在的手机铃声还是三国杀游戏的主题曲,好记,不会和别人的手机铃声混淆,当手机铃声响起时,又带给自己曾经的快乐回忆。

三国杀孙策相关文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