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汉也疯狂(老汉也疯狂:“活宝”逄老汉挑战高难度劈叉)

老汉也疯狂

“活宝”逄老汉认识逄老汉是在去年的全市篮球联赛赛场上,记者蹲在赛场边等待抓拍精彩镜头,老汉凑过来,主动和记者搭话——好一个健谈的老人。
岂是一个健谈就能概括的,64岁的逄老汉还爱唱,说着说着就唱起来,自己改编奥运歌曲《我和你》唱给篮球联赛,觉得还不过瘾,就拿出自己的绝活“大劈叉”,头顶一个篮球,引得路人驻足围观,真是个活宝。
“文艺老人”
“俺叫逄士成,士是战士的士,成是成功的成,要是事业的事就好了哈,事业有成,不过不要紧,听上去都是一样的嘛。”逄老汉自己边说边笑。
老汉人长得黝黑精瘦,不高,精神矍铄,是个“贪玩”的老人。他早晨6点就起床,到水泊社区的文化活动广场,踢踢腿练练嗓,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和广场上的晨练伙伴们一起踢毽子,打羽毛球,跳大绳。老汉似有说不出的吸引力,手机店的小姑娘,机械厂的工人,附近的村民,都是他的朋友,竟有附近一家小餐馆的老板,跟着他连蹦带跳几个月,200多斤的体重硬是减下来30斤。用老汉自己的话说,从七八岁的小孩儿到七八十岁的老人,都愿意跟他玩。“七八岁的小孩儿有七八岁的小孩儿的玩法,七八十岁有七八十岁老人的玩法。”“遇见多大的人就有多大人的心态,抓住别人的心理跟人家合作,就说打羽毛球吧,跟大人打就拿出自己本事跟人家打,遇见小孩儿呢,就是哄孩子,你总赢,他就不跟你玩了。”
老汉成天乐呵呵的,比个年轻人的心态还年轻,他住在龙都街道韩戈庄村,但他在家里待不住,骑个电动车慢悠悠挪腾到市政府广场、体育馆、清明上河园,哪里有演出有比赛,哪里就有他的影子,可不要以为老汉只是个观众,他参加电视台主办的“唱响龙城”、“炫舞龙城”,粉丝还不少,就连电视台的节目制作人都对他“刮目相看”,选他做诸城电视台自制栏目剧《龙乡故事》的群众演员,试镜的前一天,老伴儿特意将西服和皮鞋翻找出来,让他穿上。想到自己西装革履到电视台“报到”的情景,老汉忍不住哈哈大笑,其实他就去扮演个农村老头儿,本色出演,根本用不上西装。老汉戏份不多,但无论是表情、动作还是台词,他都细细揣摩。其中一场是跑着跑着摔倒在地上,导演怕他真摔着,就跟他说,大概做个动作就可以了,他不听:“唱戏不像不如不唱”,导演对他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
老汉不止在诸城的舞台上展现自己,还参加山东电视台综艺频道的《超级运动会》,中央电视台的《星光大道挑战赛》,活脱脱一个“文艺老年”,平心而论,他的演唱字不正腔尚圆,但是感情充沛,极富感染力。唱一首《流浪歌》能把主持人唱哭,“掌声不是要来的,是观众自发给你的。”老汉该诙谐的时候诙谐,该严肃认真的时候,那股子认真劲儿,也让人佩服。
逄氏哲学
逄老汉的生活其实很简单,白天多数时候是在家里,吃过早饭,和老伴一起粘花,给老伴儿打个下手,照看小孙子,尽享天伦之乐。
老汉在外面溜达的时候,遇见街坊邻居,总有人问他,“你参加这个节目那个活动的,得了多少奖,挣了多少钱?”“俺不为出名不为挣钱,就是去玩的,自己玩的开心,把欢乐带给大家。想发家致富,还得靠自己勤劳的双手。”“人家找俺,是看得起俺,眼中有俺。”
也有人说这老汉疯疯癫癫的,神经不正常,老汉一点也不在意,“人家还说皇上万岁万万岁呢,能怎么样,他们说他们的,俺就做俺的。”老汉有老汉的好心情,有自己的处世哲学,“现在种地不用花钱了,过了60岁每人每年都发钱,放在过去,哪有这样的好事?吃喝穿都不愁,心情怎么不好?”“愁不管用,心态放平衡,官好钱好,不如身体好,身体怎么才能好?心态好了身体才好。”
老人有两个儿子,他的教育就一句话,钱挣多挣少无所谓,千万别干坏事。两个儿子虽说没有大富大贵,但都成立了美满的家庭,在城里买了车买了房,隔三差五就会来看望老两口,买上营养品,和老人没吃过没见过的稀罕物。
老汉喜欢说,“俺就是个种地的”,和传统的中国百姓一样,老汉对皇天后土格外敬重,对命运有着天然的笃信。他一出生就没了父亲,年幼失母,少年时祖父母也相继去世,日子过得极其艰苦,“穷得受不了,当时死了都可以”,老汉这样形容过去的苦日子“上天就这么安排的”,那种乐观与超然的态度就形成于穷苦少年时吧,已经一无所依,也不再惧怕失去。如果真的有命运这一说,那他的命运,自他成年以后就有了逆转,在高密做了10年拖拉机手以后,他回到自己的老家诸城,娶上媳妇,生了两个儿子,在普遍贫穷的年代里,日子虽不富裕,但是平和安稳。这以后的日子,也越过越好。
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记者问老汉对生活有什么期待,老汉特别认真地说,希望国家越来越好,社会越来越好啊,这样咱才能沾上光。(王玮)

责编:阿狸
欢迎分享,分享请注明【潍坊日报——诸城新闻】。

老汉也疯狂相关文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