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的意思(故事 | “我”目睹了一场非物质意义的死亡)

目睹的意思

庸者之死

  作者 | LionHeart
编辑 | 再和
校对 | 四木
初审 | 升树熊
复审 | 曲水流觞

One 1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愿意回忆那由的事情。午休的班级里大家都在谈论宫野那由的死亡,高谈阔论下只有我闭口不言。大家说着说着,忽然一起看着我,其中一个同学用充满同情的声音说:“北白川君也是,那由死了之后,最痛苦的就是他了吧!”

大家装作非常伤心的样子。

幸好我对随波逐流这件事情非常擅长,习以为常地低下头沉默不语,因为挤不出泪水,只好用掌心捂住眼睛装作正在抽泣。同学们很满意我拙劣的表演,七嘴八舌地安慰我:“北白川君不要太伤心了,那由也不想看到你这样吧。”

“但是实在没有办法,毕竟那由是北白川君最好的朋友了。”

“那由也真是,怎么会就这样死掉呢?”

他们又一起假装窃窃私语,试图用可恶的同情与怜悯掩住我的口鼻,用强烈的窒息感迷幻我。这个世界在制造一场共同的骗局——他们一起对我说,宫野那由死去了,非常凄惨地死去了,就在九月上旬。他们看见那由摇摇欲坠地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一秒、两秒、有十几秒吗?时间好像在对于它来说本应无足挂齿的生死面前失去了固有的概念,那由的血肉转瞬之间扎眼地从地面绽开来。原来死去是很快的,那一天站得离教学楼最近的同学跟我说,那由的血在不经意间溅到他的脸上,带着灼热的痛感和血的香气。他兴致勃勃地描述着。

那由的死在同学的记忆中和报纸上被这么叙写:“一名尚未成年的男高中生由于长年受到亲生父亲的暴力对待,最终在沉默中跳楼自杀。”于是那由在白纸上成为一个不幸的符号,所有不认识他的人、认识他的人,全部簇拥到我身边,只是因为我是那由最好的朋友。我被迫享受那由从未拥有过的用力过猛地关爱。他们用高昂的声音对我说:“他真可怜!”

怀疑世界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所以大家异口同声的时候我不会反驳,但即使每个人都这么告诉我,我依然在心里默默地想,那由死去了吗?

Two 2

他没有死去的理由。

理由是很重要的事情。那由对我说:“他的爸爸醉酒后殴打他只是因为平时压力太大又一时神志不清,他的妈妈不袒护他是因为必须要维护属于她的家,同学们冷待他是因为他孤僻成性,大家都是抱持着自己的理由做出行动的,理由是很重要的事情。”

我问那由:“那什么是你不逃走的理由?”

那由弯着眼睛说:“因为我要活下去。人想要逃避的时候就可能会死掉。”

我问他:“你想要活下去吗?”

那由再次露出微笑,他振振有词地跟我说:“生命就像苔藓一样,虽然活在潮湿而阴暗的地方,但总是可以顽强而蛮横地活下去。”

说着要活下去的那由怎么会以自尽的方式坚决地步入死亡呢?我觉得不可思议、无法接受。但是世界上的所有人都告诉我:那由死去了。

我去那由的葬礼,他的妈妈穿得很素净,红着眼眶捧着一张黑白遗像。我用余光看到那张照片上没有表情的的脸,那是那由的脸吗?我记得那由是一个喜欢笑的男生。突如其来的陌生的扭曲感袭击了我,那由好像死去了,但我不认识死去了的那由。

时间离那由的死亡已经过了很久,在这场葬礼上,我终于像是脑袋被重击了一般回忆起来,那由死掉了。

那由是在我面前死掉的。比所有人知道的日子还要早之前,那由就死掉了,那是八月的时候,有着令人眩晕的阳光与温度。

Three 3

那由在这样的一天,策划了他的离家出走。但这并不是和他曾经说过的话语互相矛盾的行为,那由笑嘻嘻地跟我狡辩:“我不是在逃走哦,这是我的反抗。”他带着简单的行李和攒下来的钱,准备得很完备,这些东西记录着年少的那由漫长地思考和反复地犹豫。这是他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踏出的一步,那由坦然地向我承认他其实是懦弱而平庸的人,从以前到现在都几乎无法想象离开家庭的生活。

我的短时记忆告诉我,那由离开的那一天拥有入夏以来最晴朗的天气,那由的脸被阳光烧得鲜红,我们约定几年后见,保持联系,那由轻轻叫我:“再见,北白川。”

我说:“宫野,再见。”

那由一星期后在电话里依旧这么叫我:“北白川。”

“你现在在哪里呢?你还好吗?”

那由答非所问:“我发现这里的风景要比镇子里的好看。”

而这天夜里,那由就抛下所有的好风景,回到我们偏僻的小镇。他来找我,我看到那由投映在地上的影子,在灯光下矮小得像是痛苦蜷缩的一团人形,他用短暂的沉默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他的反抗失败了。

那由想要反抗的暴力不由分说地落到他的妈妈身上,他妈妈无数的眼泪和无数的电话就这样凝成尖锐的刀刃破开了那由年轻而单薄的胸膛,他像所有被宰杀的羔羊一样流下新鲜的血水。那由拉着行李箱和我在小镇的边界见面,他靠着我的耳朵悄声宣布:“没有关系,我已经死在逃出小镇的那一刻。”那由的声音像某种诅咒一样,他从头到尾都很平静,就算哭泣也只是无声地流着眼泪。

看着他的脸,我忽然感到强烈的不安:那由会憎恨我吗?我离他那么近,但也像所有陌生人一样,忽视了他的呐喊。那由明明一直在向我求救。即使他笑起来抿着嘴巴的时候,也在呐喊。声带微微振动着,微弱的气声被紧闭的口腔囚禁。可是它还是从眼睛里逃出来,从耳朵里钻出去,他的笑容和泪水,都在大喊大叫。

但那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已经死了,我再也无法回应他的声音。我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平庸的人,胆小怕事,我不能回到过去拯救那由,也同样没有能力对这个被迫回到小镇的那由说:“不要回去。”好像离开这件事已经用尽了那由所有的勇气和希望,他的余生就此被燃烧殆尽。

在回家之前,他又含着叹息般的笑意对我说:“人的生命好像苔藓。”

这是那由给我的遗言。

那由已经死了。我在他的九月份的葬礼上意识到。大家和世界一起犯了错误,傲慢地定下过晚的死亡判决书。从此除了我没人知道,那由是死在八月份的。

宫野那由像苔藓一样,死于他逃离小镇那时八月直射的阳光。
 – THE END –

作者简介:LionHeart,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故事大概:“我”目睹到一场没有人知道的、非物质意义的死亡。

写作初衷:一开始想写的是“活着但死掉了的人”,结果卡住后就偏离本来的想法了,角色成了经历过“死亡”之后死亡的人,但也算是我想描写的不属于物质世界的逝去。

初审意见:本文虽描写的常见的题材,但切题角度和立意十分新颖,描写细腻,情感真切无奈,文章叙述者和主人公形象都比较立体。

复审意见:本篇文章题材不算新颖,但作者的文笔很好的弥补了这个缺陷。当下写家庭暴力的文章很多,但是难得见到这样以一种悲悯的语气去叙述整个故事的。
萌芽论坛征稿
萌芽论坛 | 原创作品征稿启事
你可能会喜欢
故事 | 是“我”杀了她呀!
故事 | 正义街的黑色倒影
故事 | 人类一定要死绝么?
故事 | 我并不想走,神佑阿卡纳
故事 | 好镯子要拿到玉石店去鉴定一下
故事 | 天亮的时候,故事也就结束了
故事 | 报喜猫报了一辈子的喜,那夜报了丧
故事 | 孤儿院暗夜中的姐姐妹妹
故事 | 绳子,真的可以捆住一切东西吗?
故事 | 咸水稻,让我重拾人生希望
故事 | 小和尚因一时邪念松了手
故事 | 她用自己的燃烧,拥抱了月亮!
故事 | 他叫高飞,人称“鸟王”

目睹的意思相关文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