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粽子(奶奶的粽子)

奶奶的粽子
      起这个题目,突然感觉象是一个小学生的作文题目,也是,奶奶离开我们已经近二十八年了,之前,她中风卧床十多年,我真正吃奶奶包的粽子的时候,确实还是个小学生呢。
想写这篇小文,就是因为看到了这个图片,这张图非常精确地表现了四十多年前的我与奶奶,连图上的椅子,桶都那么一样一样的。
那个时候,粽子这种高级食品确实也就一年能吃到一次。家里也只有奶奶会包。准备工作可能要一两个月呢。
当时我家住在太湖边的小镇上,包粽子的粽叶是用太湖边采的新鲜的芦苇叶,每年春天,这采粽叶的工作是我的事,当时我也就二三年级。放学后会跟着同学们去太湖边采的。那时的太湖边,会有几百米宽的芦苇荡。在太湖边,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冲山二十日》。讲的就是太湖游击队二十多人被日本人包围二十天最后突围的故事。这个故事在现在的光福冲山新四军纪念馆有记载。可以想象芦苇荡有多大了吧。
芦苇荡可是我们最好的去处。捕鱼摸蟹当不在话下,特别是摸蟹,我特别在行。“淴冷浴”(在太湖游泳)顺便就能摸来四五个。不过那是夏天的事,春天主要就是采芦叶采桑籽了。采芦叶比较简单,但在采到比较宽的就要到水深的地方去了。春天比较冷,还下不了水。有时会找船进去。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好象是三年级的时候),找了一条水泥船,几个乡下孩子都会船,用船从太湖里向芦苇荡里冲,采了好多宽的芦叶。不知道谁说了一下,去对面安山玩玩(对是太湖对面,有两三公里水路吧),4个三年级的小学生,有的摇撸,有的撑篙,而我,因为是镇上的孩子,都不会,被他们派了个拉帆,其实没有帆,拆了一个草包代替的,我就用手与草绳拉着草包,扬帆(草包)到了太湖对面。玩了一会再扬帆回来时间。天早就黑了很久了,如果当时起风,我们这条船不知道会被吹到哪里去了。等我从太湖边的堤上回来,才发现我妈几乎动员了全镇的人在找我了(脑补一下,我妈急成什么样了)。这也许是我一生最疯狂的事了。
芦叶采回来,就是我奶奶的事了,奶奶包粽子的水平特别高,芦叶很窄,需要好多张拼起来才能包,她总能包得服服帖帖,最后还有半个芦叶包一个角,这个操作到现在没发现第二个人用,也许可以申请个专利了(实用新型)。
为什么奶奶包粽子的水平这么高呢。奶奶后来偷偷告诉我的。奶奶当年也算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可刚嫁到何家,正好遇上813抗战,知道这段历史的吧,813抗战失利的很大一个原因,是日军从金山湾登陆断了国军的后路!而我们老家,就是日军登陆后进攻上海的路线上。新婚的爷爷奶奶只能逃难到上海法租界。为了生活,小姐出生的奶奶开了一家粽子店,刚刚大学本科英语毕业的爷爷做了这家粽子店的帐房先生。
到了端午,吃到粽子,想起了奶奶,想起了这些往事。可惜的是,奶奶的其它家务我几乎都学会了,唯独包粽子没学会,奶奶生病后,我们家就没有自己包过粽子了。
芦苇荡里的我(十岁左右吧)

奶奶的粽子相关文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