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允恪(遵化城子峪探解)

爱新觉罗允恪
作者:姚栋
来源:遵化文史资料大全
编辑:王亭贯

提起地名“城子峪”,本市60岁以下者大概明白的不多。城北60岁以上的人可能还略知一二。因为“城子峪”这个地名无论在口头上还是书面上半个多世纪以来已经不再出现,只在有关史料上才偶有记载。那么,城子峪这地方名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村庄呢?为什么这个村名半个世纪前就消失了呢?笔者经过多方走访调查,才初步有所了解。现整理成文,望读者斧正。
一、地名的由来
具体说,与其把城子峪称为村名,倒不如称为地域名更确切。原来的城子峪地处的位置在遵化城北偏西10里左右,北端为燕山余脉燕王台,往南至西三里乡境内今大秦铁路以北的各村(胡庄子村除外),统称城子峪。面积占西三里乡总面积一半左右,据2007年12月统计总人口5190人,它曾是北部大小13个自然村的总称。
城子峪的名称来源,历史上最早出于明代。是由于明嘉靖年间户部尚书张守直死后安葬于此而知名。为什么叫此地为城子峪?现已无书面资料可查,据笔者考察,可能与此地的地形有关,因为地名的名称来源一般以地形地貌的特点或与历史的人文特征有关,也有二者兼有之。
遥望燕王台南的山脉,就可看见由燕王台分别向东南、西南延伸的山脉中,正南有一个双臂围拢的山圈,如果你走进这小山圈中,就会看见周围群山环绕,犹如置身于一座北高南低城墙的城圈中,只有南方一个城门豁口,这大概就是城子峪地名最初的出处:象城一样的山谷。因谷与峪同义,为了叫起来顺口,中间又加一个“子”字,所以就叫城子峪。
到了以后城子峪称为村名只是泛指。它命名虽为明代,原来只指张天官(张守直)墓地附近的山谷(现在的北峪村),地域扩张实为清代。雍正帝为其第十五弟允禑建王爷陵时跑马占圈而使原城子峪往南扩大四、五倍之多。延至到建国初期,已是大小13个村庄的合称。它分别是北峪、肖庄子、下府、后府、苏庄子、老丰沟、东房子、北港、巩山、西沟、石家口、高麻沟、绿石沟。
建国以前有人走亲访友大事小情投奔城子峪时,到达城子峪地域后再按小庄的村名位置去找才能到达,致使初来乍到的人非常不方便。13个村的村民到外地办事均称自己来自城子峪,很少提自己小村的村名。为什么宁可如此麻烦偏要统称城子峪呢?近期笔者走访了多位原城子峪的80多岁的居民,均未说出所以然来。倒是笔者忆起童年时奶奶说的故事可以参考。奶奶,宋氏,城子峪中的下府村人,上世纪50年代,70多岁的奶奶不只一次跟十几岁的我讲起她娘家的故事。其中有个事想起来颇有道理。奶奶说,她娘家的祖辈曾是“金王爷”府上的杂役,住在“下府”府第边上的小房子里,每年为“府上”干些杂活,春天上陵区察看管理风水树,秋天帮“府上”打场收粮。因为陵区属于帝王家的领地,它的地租远少于遵化州内的“国税”,陵区以南的各个小庄只要名称叫城子峪,又大都是陵区领地的,各村佃户只交些陵租,就可享受向城里免交“国税”这一待遇。所以,一些贫民都对城子峪这块地方趋之若鹜。也是这一带村庄比较稠密和宁可来往不便,大小13庄都称自己为城子峪的原因。这种说法在清末苛捐猛于虎的封建社会里还是可信的。再说当时清代遵化州衙也不过是大清国代管皇陵的一个州治衙门,“天下”都是清室爱新觉罗家的,这些皇家后裔都有“年发银子月发米”的俸禄,王爷陵的陵户们少交些“皇粮”免去“国税”也就顺理成章了。
城子峪各村村民的这种“优待”一直延续到民国初年。1911年辛亥革命后,清王室的一切特权逐步化为乌有。城子峪的各村村民都开始交国税,可在国民政府期间,行政上仍将这片村庄统称为城子峪。
二、地名的解体
城子峪地名的废止是新中国成立之后。上世纪50年代初,为了行政上管理方便,将原城子峪地域划成了肖庄子乡政府,因为肖庄子村地处城子峪的城中心,又是周围大小13庄中人口最多的一个自然村。
同时,为了行政管理上趋于具体、方便,城子峪地域中大小13庄合并成11个行政村,并开始独立使用自己的村名。从历史角度看,这些村名来源与其它地区村名一样,主要是根据村子所处位置和附近地形地貌特征,历史上的作用和村子的人文特征而多年约定俗成的。比如肖庄子以肖姓为最多,所以称肖庄子就属于历史上的人文特征。
在肖庄子东南有南北方向沿河排列的3个自然村,最南端一小村为苏庄子,大概建村伊始为一苏姓农民首先落户之故。中间较大村子为下府村。下府,因陵区往南三里的南北方向的大道西上坎,原有一青砖小瓦之府第,民国之前是清十五王爷陵整个陵区(整个城子峪)的管理机构。是王爷陵陵地经济管理的办公地点和十五王的后代(公爷)们的居住地。每年春季十五王的嫡支后代从京来遵祭祀时都要住在这里。这里有管家(土改时叫他二地主)替北京主子管理陵务,代收陵地地租等。后来,在东下坎有很多佃户在府第周围聚居而成村落。因为地处陵之南(北为上、南为下),所以将此地以“下府”称之。解放后将南边小村苏庄子并入下府。
后府村并无府第,原只是在下府北有几十户陵上佃户聚居,始称小庄,后来,为与下府分称,故称之后府。

城子峪地图
老丰沟,从肖庄子往东翻一小山梁,有一村落位于山谷口,此地原名老坟沟,因此地位置偏东,离县城较近,清末民初,有许多遵化城内富户将坟址选于此地。故山中坟场骤多而称之老坟沟。此后居民认为老坟沟名字不雅,遂用谐音改为老丰沟。
北港村是城子峪最东南的一个小村,解放时只有十几户,由看坟户、耪青户构成。因村北有一块低洼之港地,每逢雨多便芦苇丛生,庄稼难收。再加上地处西三里村北,所以命名北港。
北峪村地处燕王台脚下,位于肖庄子村正北3里许,是城子峪最北部的山村。它原名九泉峪,因燕王台下各山谷有多清泉涌出,谷中溪流汨汨,风景优美,再加上山势蜿蜒,风水极佳,明相张守直(74岁卒)于隆庆年间葬于燕王台谷东南龟背山下。后人称户部天官墓,从此将九泉峪更名为城子峪。清雍正九年(公元1732年)康熙15子爱新觉罗·允禑的恂恪王陵寝建成在燕王台正南龙尾山下,山中大部居民迁到陵区山外,从此往南各小村林立,人口逐增,城子峪地域形成。至民国年间,又只将燕王台下的陵区称之为北峪。
在肖庄子西北4里处有一个狭长的山口,直切燕王台西伸3里的山脊。它是遵化城通往曹家堡、沙坡峪最近的必经之路,此处原名“石狭口”,山口之南以乔姓为首,聚居10户山民为陵区管理山林,遂改称“十家口”。民国初年,居民渐多,后又改称“石家口”至今。石家口村南1里许有一山沟,相传第一户居民是一位姓高的麻脸汉,所以取名高麻沟。解放后将高麻沟合并在石家口村。
石家口村翻东山梁1里处,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小河,河东岸有一个几十户村民的小村落,因为山沟西坡有一片绿色山石,故此村名叫绿石沟。
肖庄子庄西南2里许有一小村落,原只是聚居几十户的陵地耪青户,土改前图吉利才取名巩固山村,简称巩山。在巩山村西北有一东西走向的山沟,沟里的小村落叫巩山西沟,简称西沟。
肖庄子正东过后府村1里许,在老丰沟庄南有一小村,村子原名东场子,是清代下府为陵地收秋时打场的地方,开始一张姓看场,后繁衍一小村,因东场子与肠子谐音不好听,遂改称东房子。
至此,城子峪原大小13个村庄中高麻沟与石家口合并,苏庄子与下府合并后,成为11个行政村(上世纪六十年代肖庄子乡合并入西三里公社,后又改称西三里乡)。从此,城子峪这一地名名称完成使命而退出历史舞台。
三、最后一位公爷
北峪内的十五王爷陵寝建成后,其后代死后也有的在陵寝附近择势而葬,但规模远不如其十五王爷陵宏大。至7代孙爱新觉罗·溥钊时,这位居于北京的八旗纨绔子弟,因生活排场而又囊中羞涩,1925年左右假借修葺祖陵之名,将祖陵内珠宝自盗一空。随后又砍老陵区的风水树卖钱用。其间,除北峪外的下府等12个小村均已自行其政,只有北峪里的陵地尚归王爷之嫡传后人所属。
爱新觉罗·溥钊虽然远在北京,但仍不忍扔下祖坟附近的“祖业”。1937年左右,把14岁的庶出侄子爱新觉罗·金毓崇立嫡后,派到遵化城子峪接管陵务。金毓崇原本已在北京某报馆当印刷工的学徒,禁不住金傅钊的“忽悠”还是来到了城子峪,当时城子峪中的下府府第已拆除,陵区范围只有北峪的中西部地区,和陵区外的一些零星土地(陵区内的东北部分仍属明张守直的后代),民国后陵区内的十五王爷陵址东半里许又聚居一些民户。王爷的后代(称“公爷”)在北峪鹿圈北面又盖一大门朝东的青砖院落,俗称公爷府。上世纪30年代后期,金毓崇(民国后,满族爱新觉罗改汉姓金)来到北峪入住在公爷府当了公爷。当时还有田地近千亩,北峪里有相当规模的山场,下面还有20个家奴供他使唤。真是《红楼梦》中刘姥姥所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北京穷困潦倒的金毓崇又过上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公子哥儿生活。上世纪40年中期,金毓崇娶东留村乡绅董策三之女董淑兰为妻。土改时,833.3亩土地和2万棵松树的山场,都交给城子峪各村分掉,剩下16名家奴也获得了自由。金毓崇被划地主成份,从此,他也开始了自食其力的生活。建国初期,曾被选为少数民族代表参加县里的政协会议。由于从小过惯了寄生生活,在生产队时期可说是肩不能挑担,手不能提篮,只做些轻微体力活,可食量又大,绰号为“斤(金)半面”。所以生活较为窘迫。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村里正准备给他夫妇翻盖房时,“公爷夫妇”不幸先后病逝,由于董淑兰终生未生育,所以清十五王爱新觉罗·允禑的后裔在他的陵地城子峪就后继无人了。
四、丰富的文化积淀
城子峪(主要指今北峪)四面环山,正北依燕王台,南照朱山,主高旁低,山势平缓,风水极佳。据说,明朝户部尚书张守直自选墓址时,见燕王台正南龙尾山前之地势颇佳,背靠燕王台,前俯京畿地,以水门口为砚,以笔架山为笔,真是京东少有之宝地。将来必为帝或王之万年吉地,所以自己没敢占之,而是选在城子峪偏东北的龟背山下为自己墓地,因为地址偏东,所以“天官墓”往南的石人石马等石象生都坐落在北峪沟门往东半里余的“石人石马沟”的山梁上,山梁南坡上刻有“一品天官张公神道”的石牌楼,“文革”中期尚有,今日荡然无存。
谁知200多年后,清雍正帝还真为其十五弟建一恂恪郡王园寝。但清统治者为拢络汉人,没将城子峪全部划归己有,仍保留“张天官墓”的一切规制,“张天官墓”附近的山场仍由张家后裔所有。
除以上的古代王相之墓外,远在汉代,就有人葬于此。在西三里庄北,北港村梁南,于2007年冬发现一砖券墓。据查,葬者为明代正统年间昭远将军李永之墓。
城子峪不仅风景优美,有很多古迹可寻,并且由于解放前附近各村多是贫苦农民为谋生而聚居于此,所以村民革命觉悟很高。1927年4月,中国共产党冀东领导人张明远、杨春霖在城子峪的祥云庵(1971年拆建为肖庄子联小)召开了遵化县第一次党代会,会上发展了肖庄子肖林清、兴旺寨王品一、郝各庄王润清、孟家铺孟受田等人入党,并继当年在遵化西纪各庄王麟阁家建立遵化早期党支部以后,又建立了城子峪、兴旺寨、郝各庄和孟家铺党支部,从此为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成星火燎原之势打下先期基础。
(感谢李连顺、康有信、冯建东先生和袁志芹、董淑华女士对此文的大力支持)。

遵化文史,探寻历史遗迹,挖掘过去的辉煌,一个有文化底蕴的公众号!历史不能选择,现在可以把握,未来可以开创!写好自己家乡,宣传千年古城,欢迎投稿:[email protected]
相关阅读             
遵化马兰峪兰阳旧事
遵化铁厂东岳庙古碑,发现记载有唐代塑像

长按二维码关注遵化文史公众号

爱新觉罗允恪相关文章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