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D35|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

57川藏(317,318)
57滇藏
57海南
57香格里拉
抖音号:orz57318
组队扫描加笨笨微信
2020年10月23日 D35
鲁朗镇-林芝市
全程72K,从海拔3500爬升到色季拉山4700米再下降到2800米
爬升1280M,连续纯上坡24K
在川藏线沿线的市县乡镇里,有几个地名是极具诗意美感的,如雅安、波密、林芝,当然这是从中文方面来感知的美感。
在鲁朗休息一晚后,今天我们要骑到林芝市,这里已经有3个快递在等我很久了。
(我在鲁朗居住房间外写了一首短诗,可惜照片没留下)
林芝是真正在地理教科书上被称为“西藏江南”的地区,是藏区少有的大市,也是藏区风景较多的地方,如难得露面的南迦巴瓦峰、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帕隆藏布大峡谷、中国最大桃花谷、墨脱等等。
在骑行路上我经常给老徐讲林芝,到了那里一定要停留一天,去逛逛我印象中的林芝。
同时,今天我们要经过色季拉山,能远观神奇伟岸却难见的南迦巴瓦峰。
离开鲁朗客栈前,我在客厅里工作了一小时左右。昨晚很累,但高原地区,睡眠一直不好,哪怕是凌晨2点入睡,6点就醒来,有时还很多梦,这可能也是我体力欠佳的原因之一。
鲁朗到林芝,前面24K全是上坡,而且直上那种,没有一点平路给你过渡的,很类似相克宗那段。
今天是第三天连续骑行,我们预计会比较顺利,做好了充分准备,尤其是出城就要直上坡,再翻越高海拔的色季拉山。
现实是极其冷酷的,一路上我连续被一些小年轻们超过,他们哼着小曲儿飞速飘过,中间不带停留的。我用2挡骑行还是觉得辛苦,每小时平均4K的速度往上爬,辛苦异常。出发前穿了5件衣服,骑到4118这里,我脱掉了雨衣外套,羊毛衫,骑行服,只剩一件长袖和紫电单层帽衫。所幸今天有云层,否则会被蒸干。本次爬坡平均坡度4.6%,4118到4123,骑了近1小时多才到,到这里已经下午1点多。期间一会加衣服一会脱衣服,一会阴天一会毛毛雨,一会出太阳一会冷飕飕,一会路上一直没车一会一百多辆车结伴而来。
下午2点多到达鲁朗林海观景点,老徐有点困顿,体力不支,或许有点高反复发,于是看着他睡了半小时。
我坐在一堆牛粪旁,看着零星的车辆过去,看着乌云翻滚,看着高山森林,看着阳光何时从云层中闪现能照到我,看着时间流逝。在318上骑行的这段日子,从第一天的137K,摔跤受伤,到相克宗的瘫软,天空之城的肩膀胳膊屁股哪里都酸疼,到八宿的感冒,然乌的黑夜奔袭,到72拐的差点侧翻悬崖,昨天通麦兵站的地上横躺,一路狼狈地混到今天。
做最好的计划,做最坏的打算,每一步都小心翼翼,还是很多不堪,犹如我的人生;再多的后悔,都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
回望我们上来的路,蜿蜒曲折,藏头露尾,哪里是垭口?只知道近在眼前,却摸不着看不到。只有一颗艰难欲碎的心,能告诉自己,只管骑吧,你终会到达那看不见的峰顶。
下午4点左右,终于一路折腾爬到色季拉山垭口,垭口海拔标示4720米,是除了东达山和最后一座米拉山以外最高的海拔。接下来下坡要降到2800米。
什么概念呢?你刚爬升1300米到4700,又要马不停蹄下降到2800,落差1900米,伴随大风、低温、急转弯,可能的飘雨、醉氧等等。
垭口远观心念的南迦巴瓦峰,西藏众山之父、中国最美雪山、7782米海拔傲立无双。
憾甚不得见。无机。
传言南迦巴瓦峰和梅里一样,得见之人,好运相伴,得见之人,可了心愿。此次乌云盖顶,山雨欲来,停留半小时,寒彻骨,未见云开,颇感伤神。
山口飓风呼号,面对面说话要扯着嗓子喊,手脸被吹得僵硬。遂穿上所有衣服,套上2个头巾,2双手套,赶紧下山。
一路下坡30多K,纵使所有服饰都用上,两脚麻木,两手如冰雕,鼻涕横流堵嘴如浆糊,除10K休息一分钟,搓手踏脚外,只求尽快下降1000米,缓解温差避免失温。
路况不佳,坑洼较多,时刻提醒自己减速慢行,和72道拐一样,不断点刹的手指头更加麻木了。
路过一个折弯处,正是尼洋好风光,匆匆一撇,惊鸿乍现。
下滑25K处一个大拐弯,差点撞到一个拉车徒步的女子,正在和一个车主说话,所拉之车停在路中间。所幸反应够快,紧急刹车避免了意外,看了一眼,怎么看也不像真正的徒步者。
下坡会想些什么?每个人不同。我想的多数是过往的片段,事情和人。和下降的速度一样,快速的掠过,或如慢镜头一样的回放,历历在目,犹如昨日。
这些念想,伴着悬崖、山脉、大风,不断敲击着自己的神经。
下降35K处,新都桥采购的手套丢了,也懒得再拿加绒手套。暮色降临,余晖在肩,林芝在召唤。
欣赏一部老徐制作的当天小片,感受一下。
越是想见的,可能越发见不到,人和事,机和缘,都是自有安排。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