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和丝路信使一起骑行近两万公里,这个年仅22岁的新疆小伙儿,太牛了…

阿达在2017年第一次参加丝路信使,是偷跑出来的,身上背着妈妈塞给他的一袋子馕饼。
这是他第一次离开新疆,第一次奔赴自己给自己画的无法预知的未来。
阿达的全名叫阿依达尔·热斯哈力,是一名哈萨克族的小伙儿,我们习惯称他为阿达。
早在2010年受叔叔的影响,阿达就已经接触到了自行车,在小时候他就想成为和他叔叔一样的自行车运动员,到处比赛,再荣回故里。
于是他不断地进行一些系统训练,也陆续在一些赛事取得了名次。
在2015年7月,克拉玛依第二届绿城捷安特杯山地自行车赛获得男子组第七名;
在2016年5月,随新疆精杞神参加中国新疆环赛里木湖公路自行车赛荣获团体第九名;
在2016年6月,环天山单车嘉年华夏季联赛第三站获得山地精英组第六名…
他俨然已经是一位成熟的赛车手,甚至在2015年的时候以未成年人身份参加成年组别,还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阿达和丝路信使的结缘充满戏剧性:丝路信使先遣队在新疆探路,经过了阿达家所在的县城,新疆西部的精河县,这是中国新疆环赛里木湖公路自行车赛的起点。
一行人在小县城碰到了阿达所在的车队。他们的教练对丝路信使非常感兴趣,觉得丝路信使很有意义,想要让丝路信使留一个名额给他们车队,让这群孩子出去看看。
看着这群热衷于自行车的少年,一个个青春懵懂又有着渴望热血,丝路信使组委会主席蒋凯当即就答应了。最终这群孩子推选了阿达来参加第一届丝路信使。
阿达说“一定会去”。
谁也没想到这“一定”就让一个20岁的少年偷跑到了四千多公里之外,也没想到这个“一定”持续了三年。
| 2017年阿达和丝路信使组委会主席蒋凯
但是当他想离开新疆,参加从江苏泰州开始的丝路信使的时候,还是遭到了家人强烈的阻拦。让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孩子只身一人面对遥远的路途,未卜的行程,这是家里人怎么都无法想象的。
但是这个从来没有离开过新疆的儿子娃娃,还是一腔热血地偷跑了出来。
偷跑出来的他十分拮据,丝路信使为他准备好了机票,住宿。
只身一人来到了泰州之后,因为少数民族的特殊习惯,人生地不熟的阿达也只敢啃妈妈塞给他的馕饼,直到被丝路信使的志愿者厨师蒋大瞧见,给他做了一大锅独属于他的饭菜。
这个为了信念不顾一切的羞涩少年,在2017年的夏天,和“丝路信使”一起,骑行26天,走过了5171公里,途经6省29座城市,穿越了平原、丘陵、高原、山地和沙漠,最后从泰州又回到了自己的故土新疆,并且获得了第三名。
这次是靠他自己的车轮。
这是2017年的阿达和丝路信使,但又不仅仅只是2017年的阿达和丝路信使。

到了2018年,阿达被邀请来当“丝路信使”的裁判员。
2017年的时候,他还是个懵懂的一腔热血的学生,和父亲的冲突无法和解,对年少轻狂的自己无法妥协。
但是在经过一次26天的充满磨练的“丝路信使”,充当了一次信使,看到远方的信件和那份沉甸甸的感情,通过自己的车轮亲手交付之后,少年迅猛成长,从一名没出过新疆的稚嫩少年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青年。
| 2017年正在送信的阿达
在这一年里他受邀参加体育融入一带一路泰州实践高层论坛并发言;参加全国山地自行车公开赛大学生组获得第26名;随中国精河车队参加中国新疆环赛里木湖公路自行车赛担任车队技师…
这一次他平和地告别父母,背上自己的行囊继续和“丝路信使”一起征服远方。
| 2018年裁判员兼陪骑的阿达
到了2019年,阿达已经成为了“丝路信使”的赛事总监。
和18年的裁判员不同,19年他需要全程参与到赛事中来。不过在这一年里,他自己在学校就创办了“昌吉学院自行车协会”,一个仅仅22岁的青年,完全有能力独当一面,成为能让丝路信使信赖的管理者。
在比赛开始之前,他需要协助设计赛道;需要让车手们充分享受挑战自我的同时,确保已经采取了必要的安全预防措施,对每个赛段的风险区域进行评估。
在比赛期间,他需要确保所有车手的安全。全程通过无线电指挥主集团,并贯穿整个赛段,执行事先商定的计划。
可以说,2019年丝路信使的成功,离不开这个22岁的男孩。
三年野蛮生长的阿达,似乎是丝路信使越来越成熟的见证。我想他和丝路信使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对了,今天正好是阿达的生日,祝他生日快乐,也期待他下一次在丝路信使的闪亮登场。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丝路信使自行车赛”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