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单车野营惊魂记

2018年5月从希腊出发,我开始为期17个月的单车跨国旅行。长途旅行为了走得久,盘缠必须锱铢必较。旅行最大花费不外乎移动费用,交通:我的单车以及两条腿。单车燃料、食物酒水,我带上汽化炉具及锅具,在当地市集采买食材自炊。住宿:野外露营,以星空为幕、以大地为床,亲近大自然听起来异常浪漫吧?且请听我娓娓道来。
▲阿曼海边工寮扎营。
▲我的邻居是一堆墓碑……。
▲公墓旁扎营,哥伦比亚车友自制淋浴间。
▲在方便取得水源时最适合煮炊跟煮咖啡。
▲倾盆大雨的希腊山路,极其幸运的找到路边的小教堂供我屋檐挡雨。
▲天色暗了又下雨,偏僻教堂没上锁,直接睡椅子上。
森林露营的不速之客
从波斯尼亚与赫塞哥维纳(Bosnia and Herzegovina)跨过边界到塞尔维亚(Serbia)沿途人烟稀少,林间疏疏落落,石砌小屋,炊烟袅袅升空。牛群羊群散布绿地,阳光在夕雾里渐渐变暖橘黄「得在太阳下山前找好落脚地啊」。确认了水量食物足够,行进间边留意合适的扎营地点。
路旁出现岔开的小泥路,遂切进一探究竟。小泥路蜿蜒的向树林延伸,看起来人迹罕至,决定扎营在一略为平坦处。简单的煮炊洗漱收拾完,赶在天色全黑前入帐篷。在帐篷里点着头灯写日记,远远的传来邻近村庄的牛羊叫声,风吹过树梢间的声音,旁边小河的流水声,由远处慢慢靠近的脚步声,好一幅恬静田园画!
“等等!脚步声?!”我急忙把头灯关了,在一片漆黑里竖起耳朵。脚步声在接近帐篷时减慢速度,突然停住了。我心脏噗通噗通的大概跳到了喉咙,这时在帐篷外出现嗅闻的声响,我屏住呼吸,连眨眼都不敢,突然之间帐篷天摇地动被上下左右的摇晃着,爪子们不停的在帐篷布上跟地上扒着抓着,“阿弥陀佛,阿们,哈雷路亚….”求神拜佛的力持镇定,感觉约莫过了一世纪,终于帐篷回复平静,爪子声低吼声环绕着帐篷不远继续骚动。
不成眠的夜漫长难熬,终于东方露出一线光,侧耳倾听确定骚动已经平静,拉开帐篷,只见满目疮痍,锅碗瓢盆四散,检点了装备,发现鞋子少了一脚。不死心地在附近巡视,那一只鞋子依然不见踪影,所以我要等王子来找我吗?(苦笑)灰姑娘只好迅速的整装上路,沿路不断揣测昨晚究竟是什么动物?不是狗也不像熊,只能庆幸自己可能闻起来极不美味吧!
▲牛群羊群散布绿地。
▲海滩边的树林扎营,晚上还在海边简易淋浴冲了冷水澡。
野营夜惊魂
在即将离开保加利亚(Bulgaria)前往土耳其(Turkey)之际,因天色渐暗,所以决定在关口附近扎营等明早再行通关。观察附近有许多田地葡萄园,但没有足够大的空地可以扎营。绕到修路的路段,眼尖发现有一段路被三角锥及一堆砂石封死了,另开一条新路往旁边转去,跟封死的路平行,中间有一排密林挡住。下车跨过沙堆到封死的路段查探,清除了地上的垃圾石块钉子,搭营没问题,故牵了单车越过沙堆准备扎营。帐篷搭好后,越过沙堆再到路上端详,发现帐篷最顶端超出了沙堆高度约莫15cm左右,如果驾驶的车够高其实有机会被发现,但当时已日暮西山,心存侥幸的将就过夜了。
夜幕降临,车流量不大的小路并不繁忙,点起头灯开始写日记,突然有一辆车停在沙堆前,车头灯透过沙堆投射在我帐篷顶端,我连忙关头灯暂停所有动作。听见开车门,有人下车,往沙堆走来,脚步声只有一个,停住了。过了1分钟,又有开门声,另一人下车,脚步声往沙堆走来,听见2人小声交谈「该不会是在讨论要不要过来吧」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这时听见另一辆车驶近,转弯走了,这2个脚步声迅速的上了车,关车门,离开了。在黑暗里,心跳声异常的喧嚣,「他们有发现我的帐篷吗?他们下车是在考虑要不要过来吗?」心中感谢一切的平安。
躺在睡垫上,脑袋却不敢完全关机,车子经过总会确认已驶离才会放心。夜已深,恍恍惚惚之间听见车子刹车声,车头灯又射过来。我立马惊醒,开门声后有数个脚步声往沙堆走来,手电筒的光束闪动个不停,「是刚刚离开的人找朋友一起过来吗?」我感觉电影里那种人生的跑马灯要出现了,突然有人在我帐篷前大喝了几声,我不懂也不敢出声音,他们持续大喝着,僵持了1分钟,突然听到「Hello~Hello~」有人会说英文?!我装出低沉的声音「Hello」他们说「Open!」我岂敢这么听话,他们接着说了一串话,中间夹杂了「Police, Passport」这2个关键词!
「咦?是警察?该不会是想骗我出去?」我透过外帐下缘看到几双军靴,「看来应该是警察」于是打开帐篷,手电筒光束刺眼,突然啪啪啪4~5支手枪对着我,反射性的高举双手,试图让他们明白我是骑单车旅行,明天一早就过边界到土耳其。接过我的护照,他们对着对讲机来回对谈,「No Camping!」我说夜深了,保证日出就离开。他们对着对讲机又是长长的对谈,后来检查了我的单车行囊跟帐篷,总算是愿意放我一马。他们离开了后,每隔几小时会有汽车停下,对讲机声出现「#@$*%$」然后又离去的声音,于是在有被警察护体的感觉下安心睡去。
▲土耳其的加油站旁扎营。
叩叩叩~您有访客
在马其顿往保加利亚的边界,「好久没有痛快的洗个热水澡,躺在暖呼呼的床上!」决定在马其顿的最后一晚要投宿不野营。打开了手机的脱机地图,搜寻邻近的民宿,「咦?最近的住宿点要两三百公里远?!」只好且战且走,途经几个小小的村落,询问的结果似乎也证实了邻近没有住宿点。眼见日暮西山在即,今晚还是先找地方扎营吧。
沿路都没有物色到理想的地点,打开地图发现再越过一个山坡就是边界,不想在夜晚时进入未知的国度,于是折返。决定询问小杂货店能否在旁边停车场搭营过夜,老板娘指示我去附近的足球场搭营。顺利抵达足球场,下去探勘场地发现空旷的草地上出现帐篷单车确实颇引人注目,还好角落处还有铁椅跟秋千帮忙掩护,于是紧邻着铁椅搭好了帐篷,为避免额外的麻烦,早早就进帐篷里休息。
傍晚时分,远远听见笑闹声接近,隔着帐篷推测应该是数名青少年来踢足球。过了约莫几十分的笑闹,突然音量降低,窃窃私语声接近,「被发现了」,敌不动我不动的过了一阵子,他们大声说了一串话,我猜测应该是想试探我是谁。不想女生且又独自一人的身份暴露,所以决定保持静默。过了半晌,突然有东西击中我的帐篷,还是按兵不动,接下来陆续丢过来小石头、垃圾,直到宝特瓶砸中我的帐篷,「他们没见到帐篷里的人是不会罢休」,在更大的物品飞过来之前决定踏出帐篷。
我简单打了招呼,镇定的看着他们,「显露出害怕就输了」众少年约莫16~17岁,有的高壮有的青涩,交头接耳的说着我不懂的语言,我退回帐篷,把内外帐确实的用锁头锁好。这时出现「FXXk you bitch~」「Shit~」的叫嚣,我不知道究竟是害怕还是怒意比较多,冷静后我决定不正面起冲突,先静观其变。把水果刀放在身旁,心中沙盘推演可能会出现的坏情况。叫嚣声持续了一阵子,天色暗了,渐渐的骚动平复,幸运的,他们离开了。憋了一肚子的尿随着神经放松下来更觉难耐,谨慎的再等待半小时,确认所有人都离开后才出帐篷。但是担心着夜半可能会再出现的惊喜,整晚都无法安心的入眠。
▲马其顿邻近保加利亚的边境,在足球场旁边扎营。
关于这次扎营我所学到的是
隔天在骑车的路上做事后检讨,这些少年应该没有恶意吧,只是出于好奇,以他们在电视里所学到的所有英文来问候我吧(苦笑!)而如何避免下次可能的惊喜呢?尽可能的搭在隐密的地方。入夜后尽量少开头灯,少开伙招引注目。可以询问当地居民安全及合适的搭营地点。日落前2小时开始留意扎营处,避免天黑后才找落脚处。进入新国家即熟记报警电话。事先查询该国家对于野营的合法性,若没有特别的严禁规定(如缅甸禁止外国人搭帐篷,只能入住政府认证专门接待外国人的旅馆。)那么最好还是询问当地人哪里可以搭帐篷过夜。野营带来不被行程束缚的自由,也可以有效的节省预算,但必须注意安全以及相关风险,随时提高警觉。
—-猜你喜欢—-
*轻戳图片即可查看哦*

最新单车资讯:请点击“原文链接”查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