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信使”骑行首日遭遇高温,有人中暑有人受伤……

22日进行了第一站骑行赛,
从上海至苏州站,
共计90公里。
当日,
35℃的高温
让首日骑行出现了一些小状况
……
内蒙女选手首遇高温中暑
刚刚出梅,上海周边地区气温瞬间飙升至35℃,地面气温更是远远超过了40℃。闷热的天气对于骑手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这样的高温,对于一个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长大的,37岁女选手苏日娜来说,更是前所未遇。
前几年,苏日娜都是在内蒙地区骑行。当地气候凉爽,就算是夏季也是干热,温度也基本在30℃以下。如此闷热的高温天气,突然让苏日娜有些措手不及。
比赛刚刚骑行出30多公里,苏日娜的呼吸就开始有轻微的窒息感,并随之出现一次呕吐现象。“我们当地就算是高温天,如果骑行前方有树荫,躲在下方休息一会儿,立马身上的温度就会降下来,而这边的天气则全然不同,躲哪都不顶事。”苏日娜说,“我其实早已做好预防高温的措施,但准备得还是不够充分,以后的赛段要吸取教训。”
面对突发状况,苏日娜在骑行中,不知道如何做足更好的降温措施。当时,她只带了两瓶水。结果,她才发现其他车手,会特意多带上几瓶水,在遭遇高温的状况下,可以直接浇在头上,缓解不适感。“那两瓶水还不够我喝的,我没舍得浇。”苏日娜幽默地说。
苏日娜害怕跟丢大部队造成迷路,只能一直跟骑。在上海一处红路灯口等待过马路时,这种窒息的状态越来越严重,苏日娜再次出现呕吐的现象。虽补给了能量胶,还是出现心慌的情况,两条腿也有些发软。
这时,香港选手钟浩怡边骑边唱赶上来,苏日娜在他的陪同下继续向前进发。但在骑行至80多公里处时,两眼发花的苏日娜最后还是遗憾地上了保障车。
到达终点后,苏日娜远在家乡的老公,立刻给她打来电话问候,劝她吃不消就放弃比赛。“我们不仅是运动员,还肩负着‘信使’的重要使命,我要坚持下去,携带信件为寄信人远方的家人送去祝福。”苏日娜坚定地与丈夫说。
最小队员意外受伤仍比完全程
第一天的比赛,还出现了另外一个状况。21岁最小队员四川籍选手龙铛元在比赛中意外受伤,腿部擦破皮鲜血流了出来。
“在上海市区时,我骑得特别快,后面甩下了很多骑手。可是,我太小看这次比赛了,里面很多选手都太厉害了,后来我只能跟着他们骑行,结果还是跟着跟着就掉队了。”
谈及掉队的原因,龙铛元讲起了一个有趣的经过,他当时和塞尔维亚选手阿拉丁一起比拼,结果被身高马大的阿拉丁“狠狠”地甩在了身后。
因和阿拉丁比赛消耗了太多体力,龙铛元在距离目的地35公里处的路边,休息半小时后,眼见着香港选手钟浩怡超了过去。但让龙铛元感动的是,当他在原地又休息半小时后,香港选手重新返回,带着他一起往前骑行。
这时,车队队长廖海森也赶了上来,两人陪着龙铛元向终点骑去。因为第一次参加这样专业的比赛,龙铛元感觉自己的准备还是不够充分,在队友的提醒下,他才知道中途要按时补给能量胶。就这样,还因为补给不及时出现轻微的虚脱。
就在快到达中途打卡点时,因停车时出现意外,龙铛元摔倒在地,腿部擦伤。然而,稍作擦拭休息后,他跟着队长一起成功的抵达终点,并在途中超越几名骑手。“以前从没进行过这样大强度的骑行,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也是一次学习的机会。”龙铛元说。
比赛结束后,队长廖海森对第一天骑行过程做了一个简要总结:“由于出上海市区通行缓慢,总体骑行速度不快,差不多6小时才完成,今天不计成绩,算热身赛,让大家尽可能编队骑行。总体来说大家还是不错的,也发挥了骑手之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互助精神。希望大家在今后的比赛中继续发扬风格。”
▲泰州晚报记者采访来自塞尔维亚的选手阿拉丁。
本文转载自《泰州晚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