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旅川藏线 直播第六天:折多塘—新都桥 西出折多,翻越我们的第一座4000米以上的大山

喜欢带在院子里喝着茶,听着歌,聊着天,玩着游戏。此时的新都桥下起了鹅毛大雪,伙伴们又开始了每天的狼人杀。
不会游戏的我,只能默默呆在一边对着电脑,续写着今天的欢乐。
风,传来低絮,是在远方叫我吗?
长应一声,那声音会不会铺就成一条天路,从此过上驭云浪迹的日子?如风一般却胜风一般。
风有风的方向,我却要用内心的翅膀,在逆风中飞翔。
无须所有人懂得那仰天长鸣撑开的内心呼啸,只是自己要努力地挣脱煎熬。
终于迎来了我们西行路上真正意义上的挑战,高寒,缺氧,今天的路程是必须翻越进藏的第一座海拔4000以上的折多山。
翻过去了,也不过是翻越了心中的一座山。
翻不过去,那就只能退而远之,望而却步了。
早上八点出发,调整适应了一个晚上,大家都表示状态不错。那就开干吧。

出门就是爬坡,阴阴的天气,似乎是从山顶吹过来的风,都带着丝丝的凉意。爬到怀疑人生的坡,已经都没有精神说笑了,不说了,闷头傻骑就好。
(经验之谈:爬坡开始前在背心垫一条毛巾,用于隔汗。到了山顶取下来就是,超级无敌宇宙霹雳好用)

路过观景台,不做停留了。本来就是菜腿了,只是在咬着牙而已。然后在我要死不活,屁股和腰感觉都不是我自己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死变态从你身边嗖嗖的就过去了。
不一样的体力,但是我知道,我的前面后面都有我的队友,我休息的时候,一句“加油”,或者一个手势,我都会觉得满满都是能量。
漫长的爬坡过程中,内心一次次的和内心对话,过后,却想不起来那段路上我到底想了些什么。
折多山,折多山,折子特别多的山。
白龙马,蹄儿朝西,驮着唐三藏和那三兄弟!……
包子说:抬头看看前面的征途,希望渺茫;看看后面的轨迹,不敢相信;咬着牙,我又成长了。
好不容易到了垭口,淅沥沥的雨夹雪啊。折多山垭口,海拔4298,我的新高度。
挂在垭口的经幡,风吹动一次,经文便被诵读了一次。
千里之外的,我身边的,我所爱的人们啊,借着风,愿你们都能平安喜乐,一世安康!!!
为什么出走?我为什么来?
且偏偏是往这海拔4000多米的高度?
我曾在安逸的成都平原,在只有500多米的海拔,将云层之上的高度仰望成超离了红尘的天堂。
然而,当抵达时才知道,这里依然罡风不止,这里依然红尘万丈。
找了一个避风的角落,穿起雨衣,升起一堆火,等着我的伙伴。没有这堆旺火,我估计会冻僵的吧。
离开了那个灰飞拥挤的城市,所有的追求都好像变得很低。比如,一口热水,我就无比的满足和幸福。
陆陆续续,队友来了。
这群身怀绝技的伙伴儿们。

在我人生的第一个4298的海拔高度,你们陪着我。

高原上的天气,就像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一会阴云密布,一会儿风霜雨雪,一会太阳还出来露个脸。
下山下山,全副武装下山。雨衣雨裤,厚手套,雨鞋套,统统穿起来。
折多山下山有一条岔路口,记得走右边哈。别跟去年的傻孩子一样骑着骑着到了康定机场。这就尴尬了。
俚语:上坡像吃屎,下坡如拉稀。
累死人的上坡只有迎来的下坡,当然要抓紧时间逗比啦。

上坡20公里,爬了老半天了,下坡18公里,没等我调动情绪就四面来风。此股妖风作祟,下坡的速度简直就是归宿。然后,就飘起了雪。

变态的井井太快了,然后没有厚衣服厚手套的孩子在半道上躲进牧民帐篷烤火了。

看到的小孩子,你的形容词都是可爱,而不是熊孩子了。
头顶的乌云还没有散去,路面已经开始铺雪了。男孩子的孩子们,看雪 看雪 看雪。
即使留着鼻血,我们依然开心。高反,来吧。
下到底就是起伏路了,云飘走了,光亮撒下来的时候,风似乎都要可爱一点了。
清澈的河流,远处的雪山,路边的草场,休闲的牛马。一切都是这样惬意,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在我还不知道在哪个弯道上累成狗的时候,前方的高能已经到了新都桥的登吧客栈了。其实,慢慢走,才是这一路最快乐的事。暖心的伙伴们。

新都桥,海拔3600多。基本上所有人都出现了不通程度的高原反应,索性,我们都是一群乐观的孩子们。
适应过程中感觉良好的,已经开始打桌球,K歌、狼人杀了,感觉还是不舒服的就在房间闷着,倒也不闷。因为伙伴们儿的歌声传的整个院子都是活力四射的。(走哪都是包场子)

目前出现高反,大家和板蓝根死磕上了。明天休整,原本的行程计划里就安排了调整时间的。
最后附上登吧客栈神兽多多镇楼。

组队请添加微信:紫轩 15882402776
备注:骑行川藏线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