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你走过青岛啤酒节(二)

2019年8月18日,杨仔说去青岛的文艺一条街溜达溜达,然后中午你和康康就要去车站坐高铁返程了!

网红墙打卡,人真多!

老舍故居!

每到一地,买一罐当地的啤酒,这次还有当地的饮料!(青岛奶啤、崂山可乐、崂山白花蛇草水)

你和康康去青岛站,返程!
返程见闻:返程的高铁上,我坐5车1C,旁边的1B和1A坐着一对父子,看着两个箱子还有听着两人的对话,观察看出是一个父亲送他孩子从青岛到北京上大学,刚坐下,这孩子的父亲拿出海螃蟹吃了起来,可能是螃蟹的异味吧,孩子一脸嫌弃,孩子的父亲察觉,说我去车厢的夹道吃吧,接着出去了,这时孩子吃着汉堡王的汉堡,当然洋快餐可能更高级一点,吃完饭,这孩子戴上耳麦打上了游戏,过了一会,孩子的父亲回来坐下,这时我开始眯着睡着了,过了一个多小时我醒了,听到那个父亲和孩子说还有一个来小时就到站了,游戏玩了半天了,闭目养养神,眼睛受得了吗,然后孩子没听继续打游戏,快到北京南的时候,那孩子才结束游戏,拿包准备下车。大概每一对父子在某个阶段会因为青春期叛逆、年龄代沟、文化程度差异,接受程度不同、沟通不畅或者某个虚荣方面的因素,搞得关系纠结或者矛盾,朱自清的散文《背影》也是在他和他父亲关系缓和之后写的回忆性散文。
2020年12月28日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