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信使|骑车不拉扯,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D2南京—明光

前情回顾:
很多对这个比赛抱有疑虑或是期待的骑友们都会问,丝路信使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比赛,它的比赛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呢?其实很简单,它的比赛模式主要是骑游+比赛双结合。全场5171公里,是亚洲目前最长距离的自行车比赛。丝路信使以援疆亲人的“信件”为牵引,筑造起泰州至昭苏的友谊之桥。
与泰州陪骑的骑友们合影告别
前三天的骑行都是适应为主,信使们主要是编队骑行。在今天上午,告别了来自泰州送行的骑友们后,信使们又踏上了前往安徽明光的路途。对于今天的赛段,整体而言,并没有昨天的路段“舒适”。高温以及110余公里的起伏路,对于信使们来说也是一次不小的考验。由于是跨省骑行,江苏与安徽的交界路段,路况有些差强人意。所以信使们在骑行的过程中,除了要相互配合骑行外,还要时刻小心国道上面的大卡车。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丝路信使的主办方在后勤方面十分给力,前面写过一篇关于丝路信使看点的文章,里面也提到了这次信使与后勤的人数比例基本上是1:5,也就是说一名车手对应5名后勤保障人员,其中就包括司机、媒体、医疗、赛事工作人员。
由于每名车手和赛事后勤人员都配备了手台,在城区以及较为危险的路段,指挥车可以通过手台提前告知车手以及后续的后勤保障车辆。在一些路段能够组织编队将信使们保护在其中。现在的天气比较炎热,考虑到高温对信使们骑行的影响,所以以后基本上出发时间都会在上午6:30左右,在主城区车较多的路段采取编队骑行的方式来确保信使们的绝对安全,在骑行环境较好的路段,信使们可以进行友好的“切磋”,丽江风神廖海森曾在第一天放出豪言:“骑车不拉扯,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于是信使们相互之间竞争而又默契的配合就此诞生。在今天后半程的路程中,曾一度分成了三个小集团,信使们在相互“试探”的过程中,也在寻找能够相互配合的伙伴。比赛尚未开始,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信使们按捺不住的挑战欲望了。由于比赛是采取记分制,后天的第一场比赛,对信使们来说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战。
在炎热的夏季,进行长距离的不间断骑行,不仅仅是挑战信使们的生理极限,同时也对赛事主办方也有着严格的考验。每一名信使都会有一辆单独的后勤保障车,除了放置信使们的个人行李物品外,工作人员还要充当裁判员与通讯员的角色,时刻关注信使的状态。如果出现闯红灯、跟车、身体不适等情况,工作人员需要通过北斗提供的手台随时进行汇报。
明天是信使们最后一天的适应骑行,团队将由明光前往宿州。更多的“丝路”资讯欢迎关注中国骑友网微博、微信公众号。
爱搞怪的信使们,途中表情最为夸张的就是来自陕西西安的信使杨健。
好兄弟当然要一起愉快的玩耍。
后勤保障车一直陪同,这次南京依维柯赞助商应该要笑开花了,基本上每张照片都能够“露脸”。
来自库尔勒的信使张津尉。
新疆喜德盛车队的阿依达尔·热斯哈力。
骚气的丽江风神廖海森,同时也是本次信使团的队长。
这个就厉害了,来自乌鲁木齐的信使沈扬,集外骚与内骚为一体。
来自深圳的信使张敬忠,实力十分强劲。
强大的后勤,路途中来一个西瓜解解渴。
告诉我,什么叫生无可恋?
赛事工作者胡杰,给你们表演3秒吃西瓜?
感谢5号车志愿者。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