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骑行318 D13: 红龙乡-理塘

57川藏(317,318)
57滇藏
57海南
57香格里拉
抖音号:orz57318
组队扫描加笨笨微信
2020年9月30日 天空之城中段-红龙乡2020年10月1日 红龙乡-理塘35K,爬升410M海拔4404M上坡7.28K在和客栈大叔征得同意后,我们合影了。我们入住的57牧家骑友客栈,是典型的藏民家庭,我们在交流的时候,要用比较慢的普通话,客栈大叔和他的孩子们才能听的明白。虽然客栈条件一般(这里没有自来水),洗澡间和洗手间都是公用的,洗衣机是我那个时代的-洗涤和漂洗后要单独甩干,而且要摆放平衡才能达到转速(为此我教了老徐怎么用才能正常使得甩干桶转起来)。老板有好几个孩子,我们也没数清楚,但每个人都看到我们就微笑,耐心听我么说话,有的骑友很没有礼貌,事事的,他们也不生气。他们坐在地摊上,喝着酥油茶,我过去说我能喝一点吗?他们就很热情地端给我。第二天我们离开的时候,客栈大叔站在台阶上,一直看着我们,好像我们一去不知何时再见,直到最后我们说大叔我们要走了啊,他说:一路注意安全啊。藏区的治安比其他地方都好很多,我们单车随便放在外面,根本不用担心会丢失。前面说过,这和藏民族全民宗教信仰是分不开的。所以这里的人纯真天然(当然也有很小一部分除外,那是例外),朴实无华。老徐说我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每天可以和牦牛玩耍,晒太阳。禾尼乡到理塘路途不远,爬升也不大,所以出发后,我们有很多时间拍照和拍无人机。
理塘是世界最高的城镇,海拔4014多米,最有名的是赛马节和理塘寺,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赛事:世界高城理塘半程马拉松,去年办过一次,我们很多朋友来参加,今年10月中旬还有一次,不过我那时已经离开理塘了。
这里已经逐渐成为一个游客愿意来的城镇。
看着公里牌数字越来越大,我知道这段路程走的越远,内心会越加思考更多事情。原来的想法可能已经模糊,新的为什么还不清晰。
就像路上我们遇到一个小帅哥,8月16日从上海人民广场318零公里开始骑行。路上遇到,彼此问候,聊天。他原先骑行是因为向往外在的世界、自由、挑战,所以辞职出来,不管不顾地开始骑行。
骑了这么远以后,他开始思考,未来的自己要的是什么。
我会想到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想到就去做,因为青春就这一场。
小伙子因为不注意防护,已经变得黢黑。
而且小伙不戴头盔,这点不好。
我们也遇到因为失恋出来骑行的,因为工作很累而出来骑行的,还遇到妈妈陪到成都,自己出来历练要独立的,也有几个一起约好来挑战这条艰苦线路的,也有比我还要大的70岁的老爷爷,来实现自己一个梦想的。
318川藏线,沿途已经形成骑行文化:
很多驾驶摩托车行驶这条线的,在我们身后,看到我们会滴滴鸣笛2身,经过我们身旁,会伸出右手大拇指,或喊一声:加油。
遇到迎面而来的摩托车手,我们会彼此挥手致意,我一般是伸出我的标志性三个手指。
后来我听身后的摩托车声音,就会知道是骑手还是当地藏民了。
很多大货车,迎面而来,夜里的时候会主动关掉大灯,不打扰我们。
很多小轿车,从后面经过的时候,会轻轻鸣笛2声,有的还会摇下车窗喊一声:加油啊。
最厉害的是昨晚,大货车经过的时候,一个姑娘探头出来大身喊一声:加油(四川话),吓我一跳在这黢黑的夜里。
经过很多城镇与村庄的时候,当地人都会挥手致意,喊一声:扎西德勒,无论大人小孩。
还有一些车子会停下来给我们热水,饮食。他们都会问你从哪里来,去哪里,灵魂2问。然后羡慕地看着你,流露出热切的眼神。
沿线的人们对骑行文化都很了解并理解,有任何困难找到他们,都会帮助你。
毕竟,能把几千公里的惊险路程骑完的,在任何人心理,都不是随意的事情。
最能体现318骑行文化的,是在公里牌、护栏、隧道里、饭馆里留下的涂鸦(见之前康定段、天空之城描写),最久远的我们看到2014年的还存在。这里有对爱人与家人的思念、有对生活的失望、有对梦想的怀恋、有对未来的向往,有…
今天最大的痛苦,是后脑下疼的死去活来;最大的幸福是终于住到舒服的标间,有桌子可以码字了。但是没有热水,所以又是2天没有洗澡。
请看老徐制作的视频,这一天的精彩与无奈。
今天是10月1日
我们到达理塘决定修整一天,治疗我的肩颈并休息。对于历史我有着深厚的兴趣,我们要去看理塘寺。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