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骑行318 D5 D6:泸定县-康定市

57川藏(317,318)
57滇藏
57海南
57香格里拉
抖音号:orz57318
组队扫描加笨笨微信

2020年9月23日 泸定县-康定市 D5
50K,爬升1200M,康定海拔2500M
2020年9月24日,康定市 D6 修整
泸定,因为小学课本里的大渡桥横铁索寒的历史被我们知道,但这段历史的真相,早已经埋在遥远的时代。
特地给我妈拍了一张泸定桥的照片,你如果要进去得买门票,关于各种景点的收费与运营,我和老徐一路讨论了许多,因为各种收费是多被诟病的地方。
泸定到康定,一路上大渡河伴随50K,激流奔腾不休,巨浪滔天,流速飞快,不断撞击岩石而下。直到第二天,我的耳朵里仍然是大渡河的轰鸣声。前25K下坡,出了泸定城,顺着大渡河,过隧道,一做横跨大渡河的高速公路大桥高悬头顶。看到大渡河大桥,我想到去年8月初,全家去看地球上最高的公路大桥-北盘江大桥,我们一路推车、攀爬,到达人迹罕至之地,领略常人不得见之风光。(北盘江大桥)经过4天的骑行,屁股已经熟悉了单车坐垫,开始愉悦地一路欢腾骑行,第一天侧摔后的伤痕也逐渐减轻,太阳时隐时现,一路汗水狂飙。
下坡的时候,全神贯注,一刻不敢离开路面,设置了30K速度报警,在急转弯的时候,还是惊心动魄。上坡容易,下坡最易出现意外。
下坡总是短暂的,在川藏线上,从500米海拔的成都,不断爬升,今天的康定是海拔2500米,我们迎来连续25K的上坡。
路上有一所小房子,白色墙壁上布满骑行者的涂鸦,对于这段坡,生动描述了对它的欲罢不能爱恨交集,读来妙趣横生。
康定,因一首情歌而被所有人记住的地方,也是四川进藏第一座州府所在地,川藏咽喉、茶马古道重镇、藏汉交汇中心,20年前我曾来过这里。
总结一下就是:康定不仅有小情歌,还有上不完的坡。
在上坡路大渡河拐弯的一处,遇到318川藏线上第一座佛塔,远远立于河流对岸,背后青山,下面就是大渡河千年流淌生生不息。
旅行,心里装着历史与人文地理,面对此刻时空,穿越到平行世界里,去体会亿万年之前,地壳运动、山川移位、河流改道、朝代更替、文明消亡与传承。
沿途小镇瓦斯沟,这几天见到最美丽的村庄,国道两边小楼逶迤,花团锦簇,道路平坦,山峰与河流、阳光与微风,是此刻的写照。
我们都会想找一个小村庄生活,面朝大河,遇一个人,砍柴喂马,这里是备选之地。
于此小憩片刻,和2828合个影,听风的声音,看街面安静的瞬间。
爬不动的时候,有个自驾车经过,里面三个小年轻,停下来,递给我一罐饮料,说:大哥,喝点,加油,别累坏了。
嗯,我喜欢旅行时光的原因之一,是你或多或少总能遇到一些温暖的小瞬间,它没有任何预测、安排、铺陈,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安然降临到你身上。
(路途上的各种劳累,是漫长旅程中的点缀)
相对于徒步旅行,骑行对体力的消耗更多,磨难也更大一些,但自由度更高,你可以随时停下去你想去的地方看一看,然后再加速跟上去,追赶时间;骑行也更加适合这种长途旅行,而徒步很难在30天的时间里,走到这么远的地方。
经过第一天的130K,经过前往新沟的爬升与12K夜晚的烂泥路,经过海拔2200M的二郎山翻越,经过10个小时的漫长行程,晚上7点,进入情歌之城。
20年前我来过康定,正是年初一,大街上雪花飞舞,人烟寥落,一条街道因一条河流而生。今天的康定,整洁如新,是我们318川藏线骑行的重要一站。
当我时隔多年第二次来到一个地方,那是对岁月的感叹和青春的记忆。
9月24日,康定修整,处理工作,骑行318川藏线之导演摄影编辑老徐拍了个小片,观赏一下。
按照节奏往前骑,不追速度安全行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