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D29|奔腾的思念,洒满川藏线

57川藏(317,318)
57滇藏
57海南
57香格里拉
抖音号:orz57318
组队扫描加笨笨微信
2020年10月17日
然乌-仁龙巴冰川-玉普乡
全程骑行65K
爬升367M,平路加下坡,江南好风光
以下来自百度百科“仁龙坝冰川”,通常称为“仁龙巴冰川”。位于西藏然乌鎭和茶隅交界处高山上的“日隆巴”,冰舌末端海拔4560m。为地球上少有的中低纬度海洋性现代山岳冰川。然乌到波密号称“冰川之乡”,这一带冰川众多,规模最大的有来古冰川、米堆冰川和仁龙坝冰川。和已被开发为旅游景点而大名在外的来古冰川及米堆冰川不同,仁龙坝冰川至今未被开发,仍保存着原始状态,藏在深山而少为外人所知。仁龙坝冰川可以很容易爬到长长的冰舌上,眞正触摸冰川。生来不喜欢扎堆,就喜欢独来独往,前往人迹罕至之地。但凡人多了,被过度包装了,成名了,那些原始天成的就少了,了然无趣了。
前往冰川的路并不容易,到达入口后,我们和司机一边烤火,一边等待管理入口的藏民陆续到来。
等一些陆续来的零散旅行者后,爬上拖拉机,向5K以外的冰川前行,一路爬坡过河,颠簸上下,抵近另一个入口,再步行2K。

这是我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冰川,以前都是隔几百米观看,这次我们可以爬上去。
在步行前往的路上,我们不急不缓,感受着百万年前的那个纪元年代,沧海桑田,高山涌起,湖泊海洋移位,物种消失或演化。
我感受到疾风吹来,大雪漫天飞舞经年,层层叠压,冰川形成,并不断发生崩塌。
藏民在冰川前面堆了各种玛尼堆,造型各异,随手一摆,受力结构均匀而不倒。我想如果有堆石大赛,他们随便出手都是可以名列前茅吧。不过他们肯定不屑这些比赛,因为有什么好争的?但凡是要争的,就是不符合天地自然与信仰的。
来过一次的一位旅行者说,前几年,这里两边还是有很多冰川的,现在气温不断升高,冰川也在不断消融了。夏天冰川前的这个湖面很美,深绿色的冰川水与后面的洁白雪山,会让人忘记今生。

爬上冰川,注意着冰裂缝,上面的风力估计有8、9级,浑身冰寒。
我一边叨咕:冰川,你百万年了,看着我们这些蝼蚁一样的过客,今天我爬到你身上来,得罪你了,还请原谅我啊。
站在它面前,人类万年的历史何其如草芥。微风携云包裹山峰,蓝天倾泻藐视万物。
除了长久凝视,无言是最好的膜拜。欣赏一部老徐制作的当天小片,感受一下。
下午3点30,我们收拾好行李,开始骑行前往玉普乡。前辈们都说,然乌开始的几段路程,都是平路或缓坡为主,尤其是沿途风光,夏天开满五色花,秋季五颜六色。

从然乌开始,前往拉萨朝拜的藏民越来越多,有的结伴徒步,或一家或朋友,他们背着简易行李,拄着木棍或竹杖,我们从后面经过时会和他们说:扎西德类,他们会很热情地回复,满脸笑花,天真烂漫。
一路顺然乌湖及帕隆藏布河,在峡谷里,起伏路下坡65K。
下午的逆风不断吹着,身上还是有点冷,车轮快速地前行,看着两边蔓延着深秋的色彩:金黄暗红映衬高远蓝天。
行进至此,天气都算不错,没有大冰雹和大雨。但318的艰难,仍然非同小可,尤其是体力耗尽的时候,一步都蹬不动的时候,大腿僵硬的时候,肩膀酸疼撕裂的时候,就会想起:骑行318,为的是什么?

我还是希望有认识我的人,能在后来骑行川藏线,我希望你可以体会下一路心智的变化。今天我在3838给你们留了口信。
晚上八点前到玉普乡,终于喝上拉萨啤酒(17年前,在拉萨河边,在拉萨的背包客餐吧,在拉萨的路上,喝着拉萨啤酒。那时候正年轻,黄金时代。)
29天,时间飞逝而过
大江大山在身后退去
更多的高山在前面等待
所有的煎熬与痛苦,还有日渐消瘦的身体
在这大地上留下一个孤独的背影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